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七】

之前的章节:

【一至六】

今天是及岩专场,连续虐了两天黑研和兔赤,决定甜一下。

因为每一章的重点不同所以请想看别的CP的大家跳过。

本文主CP:及岩、黑研、兔赤、大菅。

————————————————

7.

      很意外的和外表不相符,及川徹很擅长家务。

  两个人一起生活,没有分担家务的自觉,这种关系就不会延续太久——业内的前辈曾经告诫过他。

  于是身为巨蟹男的某种潜力被开发出来,无论是料理洒扫还是采买理财,他都相当在行。

  其实一开始非常困难,并且狼狈。可如果家里有一个生活完全无法自理需要人24小时照顾的病人,无论谁都会练就一手不一定出众,但绝对在标准以上的厨艺,何况及川先生认真钻研了很久。

  将饭菜端上桌,及川徹依然在喋喋不休的唠叨:“真是的,本来最期待的假期,就这样被提前预订了,我原本最期待的和岩酱的两人旅行啊~”

  “在家休息就可以了,又不是小学生,还对旅行这么在乎。”

  “当然在乎啊,好多年没有这样的旅行了啊,而且以前的旅行也不能和岩酱住大床房!”

  岩泉:“-_-#”

    “不过婚礼嘛,观摩一下也好。”

    “-_-##,到时候给我认真工作。”

    “大丘、高梨的联姻好突然啊,这种人家都是要订婚好久才筹办婚事的啊,突然说要结婚让大家搞不清状况啊~”

 “你想太多了,不要再说了,口水喷到汤里了。”

   “啊!会不会是有了不得不尽快结婚的难言之隐呢!好厉害!我也想因为那样无法反驳的理由和岩酱结婚~”

  岩泉一终于炸了,直接站起来敲了这个白痴的头:“给我认真吃饭!”

  “好痛!岩酱难道不愿意和及川先生结婚么!”

  岩泉的筷子掉在了桌上。

  及川收起嬉笑,将筷子从桌上拾起,放回岩泉的手中:“今天给岩酱做了美味的烤鳗鱼哦。”

  岩泉拿好筷子,夹了一块:“……谢谢,很好吃。”

  因为连日的雪天,岩泉的旧伤发作了。此刻拿筷子都会手抖,今晚肯定会很难熬。

  

  跪在沙发前,把浸满冰水和热水的毛巾敷在岩泉的伤疤上,这项工作及川徹做了7年多,已经驾轻就熟。

  在背部有三处可怕的伤疤,右肩,左下腰际,还有最严重的一处,几乎命中主动脉。没有死掉或落下残疾真的是太走运了。

  一看便知是运动员的健康体格却被伤痕破坏了协调感,尤其是右肩部位的伤疤,导致岩泉再不能做出大力扣球这样的动作,因此彻底和排球这项运动告别了。

  虽然排球不再是他的梦想,但是这种结局怎么说都让人觉得惋惜。

  及川呢,排球如今在他的心中是什么地位呢?

  大概是神圣不可触碰的领地吧……

  

  冷敷和热敷交替能够促进血液循环缓解疼痛,但这种方法只是聊胜于无而已,最后还要靠止痛贴。

  此刻岩泉连话也懒得说,额头上浮现一层薄汗。啰嗦川也难得的不再用脑内妄想来挑战岩酱的极限。

  两人只是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

  “呐,岩酱知道小飞雄现在已经笨到什么程度了么?”

  “嗯?”

  “上次啊,在GMG的录影棚里遇到了,然后很大声的跟我问好,结果因为鞠躬的动作太大,结果起身的时候把补光灯撞倒了呢。”

  “哦。”

  “之后很慌张的给灯光师和道具师道歉,还是很大声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简直不想承认那是我的后辈啊,那样的IQ居然能蝉联四年最佳二传,简直是排球界的耻辱,真的28岁了么?感觉比18岁的时候还要呆啊,营养都长到身高上了吧~”
  “不,比起某个已经30岁的前辈好很多了。”

  “诶?哪个?………………啊!岩酱好过分,人家还差7个月才三十岁!”(重点错……

  “不过啊,做体育赛事导播的下野君说,最近小飞雄接受采访时不会再说白痴话了,看来上次的特训管用了呢:遇到不懂的事情只要点头和说‘是’,大实话不要随便说出来。——这可是电视谈话节目的金科玉律呢~,这种业内宝贵经验交给一个脑子里只有排球的笨蛋实在太浪费了。”摊手╮(╯▽╰)╭

  “其实排球白痴这个病是会传染的。”

  “哦,那一定是乌野的特产了……”(不,你方向错了……

  “嗯,最近要接的一个纪录片主持的工作,导演是宫城县出身的,名字是缘下力,好像年龄和我们差不多,这个名字好耳熟啊,岩酱有印象吗?”

  “缘——下,么。不记得了啊。”

  及川把浸满冰水的毛巾换成热毛巾。结果因为毛巾太烫,岩泉闷哼了一声。

  “啊,对不起。”及川赶紧用手试试水温。

  “没有很烫,只是突然吓到而已。”

  岩泉看着及川用手在热水里浸了一下,然后说:“嗯,确实有点太烫了。”说完要去兑凉水。

  “没关系,这样很好。”

  “不行啊,如果烫伤的话怎么办?”说完端起水盆去换水。

  岩泉侧头看及川的背影——这家伙的手,劳茧太多了啊。

  论外表,及川徹很完美。颜值之高在演艺界是公认的前十。

  但是这家伙的手,却是……虽然乍看上去很漂亮,但仔细看,却能发现重重叠的伤疤、劳茧——娱乐杂志美术编辑的业内常识:及川徹的照片,修片时只需要修手。

  打排球时因为太过努力留下的伤痕、照顾重伤的岩泉,开始操持家务养成的劳茧、被雪藏时为了赚钱打工留下的伤痕……一直以来都太拼命了啊,明明已经揍过很多次了,还是这个样子……

  及川徹端着水盆回来之后,岩泉对他说:“我说,我们请钟点工吧。”

  “诶?!……岩酱是觉得我的料理难吃吗!”QAQ“对不起,让你一直忍受真么难吃的饭菜——”

  “不是——”

  “那是因为我洗衣服不干净?”

  “没有——”

  “那是因为什么?打扫房间不够勤?”“不是——”“花钱太过随便?”“不——”“难道是因为在外面与女艺人交流太多?!”“-_-#”“但是人家心里只有岩酱啊!辛苦工作是为了给岩酱过幸福的生活啊!岩酱不能因为这件事就要抛弃人家——好痛!!!”

  【花式作死冠军及川君,获得“额头爆栗”一枚。】

  “不要请钟点工,”及川把热毛巾小心的敷在岩泉的伤疤上:“连一起旅行都要去很远的外国才行,如果请钟点工,”说到这里及川低头笑了笑:“我是无所谓啦,但是岩酱的工作,这种身份被知道了的话,很难再晋升了吧。”

  “………………但是,不用这样拼命啊你,我也会做家务的,还有两个人都有工作的时候也不用凌晨回家还准备第二天的饭菜,平时也不用那么早起床做早餐,衣服也可以送到洗衣店,房间也不用打扫得这么勤。”

  及川听了,挪到沙发扶手的方向坐下,与岩泉的视线平齐:“不用担心啦,及川先生可是很厉害的,”然后用毛巾擦掉岩泉额头的汗:“我说过要给岩酱过幸福的生活啊。”

  热敷之后,贴好止痛贴。岩泉正打算从沙发上爬起来,结果失败。

  “一会儿我会负责送岩酱会房间的……”

  不是吧……这个混蛋!

  “今天的岩酱太可爱啦~☆………………”

  ……………………

  ……………………

  ……………………

  “哦,想起来了,那个乌野的下一任队长就是姓缘下的,影山没跟你说过么?”

  “这个时候不要想别人啦!岩酱拜托你认真点啦~~~”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