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八】

【一至六】

【七】


大菅家的熊孩子们完成了历史性会晤,然后接着虐兔赤。

想看其他CP的大家请跳过。

PS:虽然前期虐,但是保证最后会HE甜回来。

——————————————————

8.

  虽然街道上很快就雪落无痕,但在公园的某些角落还有厚厚的积雪。儿童游乐场附近就有这样一处地方。

    佳太提着红色的小桶跑入游乐场,看到被新雪覆盖的游乐设施,开心的大声说:“哦!好厉害!”

    然后一边大声发出意义不明的拟声词一边开心的在无人踩踏过的雪地上奔跑。

    中途摔倒了就开心的翻滚几下然后坐起来。

    他是第一个发现这里的人啊!开始打雪仗吧!

    ……

    但是只有他一个人啊…………纯和健都不在……

    小小的佳太第一次体会到寂寞。

    捏了一个雪球,朝远处扔去,雪球落在地上。

   “啊?”

    佳太跑过去,雪球的落点旁边有一行细小的脚印。

     顺着脚印延伸的方向佳太来到滑梯下的角落。

     这里躲着一个男孩。

      “哈!!!”佳太突然冲出来,吓了男孩一跳。

        小小的脸上满是错愕,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

        “……”

        “……”佳太扫兴的放下大张的手臂。


        男孩显然不想说话,继续低着头也不看身边的人。

       “呐!我们来打雪仗吧!你叫什么名字?”

       “…………不要。”男孩看了佳太一眼。

       “……”佳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沉默了一会儿,跑开了。

       男孩又蹲了一会儿,偷偷的朝外面看一眼,结果正好赶上佳太跑了回来。

       “这个!给你!”佳太一只手里提着小红桶,另一只手里捧着一个雪兔。(姑且算是雪兔吧…

       男孩看了一眼:“好丑。”

      佳太:QAQ

      男孩看了看佳太,然后从地上捧起一把雪,捏了一个雪兔,把佳太那只雪兔的耳朵和眼睛安到了自己的这只身上。

     “哦!好厉害!”比佳太的要漂亮啊!

     之后两个人开始堆雪人。

    “这个是佳太~这个是爸爸~这个是独角仙~”

     男孩看着佳太堆的几个看不出外形的雪堆,中肯的评价到:“好丑。”

     佳太:⊙_⊙

     男孩自己只堆了一个小小的,孤零零的雪人:“诚。”他指着小雪人说,声音很小,然后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把自己的围巾给雪人围上。

    “诚?……是谁?”

    “我。”男孩说。

    “哦!!诚!我是佳太。”

  “刚才说过了。”

  “嗯?说过了啊。”

  “我走了。”诚转身离开。

  “啊,等等~诚”佳太追上去:“明天也要一起玩!”

  “不要。”

  “啊?!”佳太看着诚走远,然后又看看那几个雪人:“诚好厉害!”然后把小红桶小心的戴在小雪人的头上。

  佳太觉得,诚明天还会来游乐场的。

  

  “京治君觉得这个颜色怎么样呢?”贺拿着一叠色卡。

  “对于神前式的婚礼来说,太过跳脱了。”

  “是么……”贺放下手中的册子:“果然我还是想的太简单了。”然后又笑笑:“不过,幸好有京治君在。”

  赤苇没有说什么,只是接着在列表上记录着下一项待办事宜。

  贺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既熟悉又陌生的人,笑容渐渐淡去:“京治君……这些年,还好吧。”

  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个话题会到来,赤苇语调平淡的说:“很好,生活的很充实。”

  “那个,京治君为什么会做婚礼策划的工作呢?”

  “因为碰巧学了相关的专业,遇到了很好的老师。”

  “……是么。”贺绞尽脑汁想把谈话继续下去,小心翼翼的,避免重蹈覆辙:“美国……美国怎么样呢。”

  “一开始有点不习惯,时间长了就好了。”

  贺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一直想跟京治君说。”

  赤苇抬头看着贺,示意她继续说,这给了她很大勇气。

  “其实……直到去年为止,我都想再见到京治君……”

  赤苇停下手中的工作,认真的听贺把话说完。

  “过去,我一直把与京治君…结婚,当成理所当然的事。虽然大家都说我既温柔又大方,但是我自己知道,不是这样的。自己得不到的,宁愿毁掉,当时我真的是这样想的。”

  “贺,没有谁和谁是必须在一起的。”

  “是啊……是的,以前,京治君常对我这么说,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啊。但是,现在明白了:没有谁和谁是必须在一起的,所以,遇到了想要在一起的人,一定要用尽全力去爱。”

  赤苇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点点头。

  “我到现在才明白,”贺突然哭了:“如果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就明白了的话,绝!对!不会把京治君让给那个人!”

  …………

  贺手里攥着赤苇的手帕:“对不起,弄脏了。”

  “手帕本来就是做这个用的。”

  “明明京治君这么温柔,那个人这么幸运,为什么要抛弃京治君。”

  “……不是你想的那样。”

  贺听了摇摇头:“回国以后我知道了当时的事。明明可以得到认可和京治君在一起,却为了别的事情——!”

  赤苇打断贺的话:“贺!——不是你想的那样。”终于,语气中带上了些微情绪。

  “?!……对不起,我不该再提起那些事……”

  赤苇说:“所以,贺已经遇到了想要在一起的人?”

  “嗯?……京治君不认为这桩婚事是为了家族联姻?”

  “幸福的人和勉强在一起的人,很容易区分。”

  贺听了,破涕为笑:“胜治君,和京治君完全不同,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市侩,其实是很诚恳的人,我想,和胜治君一起生活,一生。”

  说到这里,贺又低下头:“总觉得我现在这样幸福,京治君却……明明做错事的是我,可一直以来痛苦的人却是京治君……”

  “这些年我过得很充实,刚才说的不是敷衍你。”

  “真的么?”

  “即使那时贺没有说那些话,现在的情况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

  继续手头的工作:“小贺不用自责了。”

  “京治君这么温柔,一定会再遇到对的人。”

  赤苇听了摇摇头:“现在这样就很好。”

  

  看着贺坐上来接她的车,赤苇才转身朝电车站走去。中途去了书店,结果离开时天已经黑了。

  独自乘坐电车,因为不想准备晚饭而独自在餐馆吃饭,之后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路过公园时,远远的看到游乐场上堆着几个雪人。

  走进了才发现:三个勉强称为“雪人”的雪堆,默默的注视着对面孤零零的一个雪人。

  抬头看看天空,连日的降雪之后,今夜终于放晴。

  无数星斗散落于天幕,一弯新月斜斜挂在干枯的枝头。

  城市的灯火与天空中的星辰交相辉映。这个世界如此繁华,此时此地却如此宁静……

  ………………

  最后的哀求:“京治,跟我一起走吧,求求你。”

  愤怒的质问:“即使我以后把京治忘了也无所谓吗?!!!”

  冷漠而疏离:“这个不用你担心,我会完成自己的梦想,之后会找到和我彼此相爱的人结婚,幸福的过完一生。”

  ………………

  为什么要做婚礼策划的工作呢?

  明明是一生都不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婚礼的人。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