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九】

上一章


今天:有人知道了啰嗦川和岩酱的关系,打算用这个来要挟岩酱,结果被岩酱很帅气的反将了一军。(然后被岩酱收做了小弟~

明天开始继续虐黑研,周末的时候大菅上线,还有一直让赤苇思念牵挂的人也该露面了~


—————————————————

9.

  小会议室内,岩泉与佐村一同站在上司的面前,门外是他们各自的下属。

    佐村将一个薄薄的文件夹放在会议桌上,表情僵硬。

    站在他旁边的岩泉也好不到哪去。

    他们的对面,是着装一致,旨高气昂的数名男…女。

    “佐村!”看到佐村迟迟没有将文件夹交给对方,两人的上司出言提醒。

    佐村面部的肌肉更加僵硬,但是还是没有动作。

    “喂。”岩泉适时拍了一下佐村的肩膀。

    佐村回头瞪了一眼岩泉,终于露出放弃的表情,将文件夹推给对方。

    对方为首的人打开文件夹,快速确认之后,面无表情的朝佐村岩泉的上司道谢,然后匆匆离去。

    门外的下属们看到玻璃墙内,三位上司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又交谈了许久。

    岩泉说了很多,而佐村则很激动。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人说。

    平日明里暗里一直较劲的两方人马都没有否认。

    终于,上司们的交谈结束,众人也随之散去。

    岩泉与佐村一同走出会议室。一直互相(或者说佐村单方面)看不顺眼的两人没有因为有了共同的“敌人”而打算改善关系的迹象。

    在岩泉看来,古方吾之死案件向上移交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这种情况的发生,更印证了之前的线索。

    而佐村呢,显然没打算放弃。大概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想到这里,岩泉不由摇了摇头。

    可他没想到,这个“惊人的举动”却是针对了他。

  

    因为之前被上司警告过最近要收敛一些(至少表面上要完全服从)于是岩泉打算当几天老实的上班族。结果第一天就没有成功。

    走到自家公寓楼下,突然有人从身后叫他:

    “岩泉。”

    回头一看,是佐村隆之。

    瞬间,岩泉的神经紧绷到极限。

    “惊讶么,”说着,佐村已经走到他面前:“不错的住处啊,”抬头看看这栋低调且毫无特色的公寓楼,如果单论外表实在算不上“不错”。

    岩泉知道佐村为什么这么说。

    朴实的外表,严格的门禁,全面的安保,使这里成为注重隐私保护的中产人士钟意的居所,当初挑选住处时颇费了一番功夫。

    即使是这样,也不能保证万全。

    对于与他同职业的人来说,既然已经找到这里,那么也意味着知道更多。

    佐村说:“突然拜访,多有打搅。”表情相当恶劣。

    “对不起,此时不便请你上楼。”岩泉不卑不亢的回答。

    “啊,当然,毕竟还没有征得及川先生的同意。”

    “佐村。”岩泉的面色冷若冰霜。

    “不用这么紧张。”说完拍拍岩泉的肩膀。

  

    居酒屋里此时已经坐满了下班之后躲避家庭生活的上班族。

    佐村和岩泉两个人在其中毫不起眼。至于两个人都谈了些什么,更是没人感兴趣。

    中途接到了及川打来的电话,很平静的听完了长达两分钟的抱怨——关于说好回家吃饭却食言这件事。

    然后被佐村嘲笑了一番。

    离开小店的时候,佐村终于说出了他的条件:“我对别人的私生活不感兴趣,但是很讨厌别人随随便便的插手我的工作,另外,关于这个案子,岩泉君也不想就此认输吧。”

    “认输与否和这个没有关系,佐村,你知道同伴这种关系很难建立的原因是什么么?”

    “什么?”

    “因为谁都想当头领,结果就是把事情搞砸。”

    “……”

    “我呢,最讨厌的事就是别人威胁我,也绝对不会在被威胁的情况下与人合作,”说到这里他耸耸肩:“即使不做这个职业,这件案子对我来说也不会就此结束。再见。”说完,没有与佐村同行的打算,直接离开了。

    “这个岩泉一!”

    但是,毕竟有求于人,佐村只能压下心头的不满。

  

  岩泉回到家里,一开门就看到及川徹跪坐在玄关处。

  “您回来了。”

  这种漫画里才会出现的景象,无论看过多少次都感觉好……违和。= =

  有时候会觉得啰嗦川像某种大型犬类,那种特别傻且超级粘人的雪橇犬或者萨摩耶之类的。

  是不是应该摸摸啰嗦川的头,一般,主人都是这样对待爱犬的吧。

  “哦, 我回来了。”

  及川接过大衣,挂好,然后直接公主抱。

  刚才的想法收回,岩泉已经对这个家伙不抱希望。

  “喂!!!”

  “岩酱不用威胁要打我,即使被打得头破血流也不会放手的。”

  直接来到餐桌前,把人放好,筷子递到手中:“没吃什么东西的时候就喝酒,会很容易醉,并且岩酱的身体没有好到可以随便任性的地步。”

  岩泉拿着筷子,看着桌上的饭菜。

  “呐,啰嗦川,你在担心什么呢。”

  “岩酱被辞退也好,自己因为被排斥而辞职也好,我都可以带着岩酱离开东京,回宫城也好,去打渔也好,或者干脆去九州找国见酱一起种茄子也好。总之都很好。”

  “不,国见会哭的。”

  “为什么?”
  
    ……………………………………
  
  昨天得知岩酱最近会很规律的上下班,及川徹几乎是掐着黑川和久美的脖子给他改日程,晚上6点以后的事情一律推掉,推不掉的就延期。

  为的就是每天下班之后可以相处的这段时光。

  正如岩泉选公寓时的担心,及川对两人关系曝光后的担心更严重。

  原本他不是这种瞻前顾后的个性。

  真正的及川徹张扬而自信,挥洒自如和游刃有余来源于勤奋和对自身、他人的了解。

  他不会随便屈服某种人为设定的界限,虽然教导后辈:“大实话不要随便说出来。”但实际上对于这种规矩却是嗤之以鼻。并且对于真心实意相信这种话的人也会被他归为“不可救药的笨蛋”一类。

  但是,人是会改变的。

  三十岁的及川徹和十八岁的及川徹一样张扬自信,但是更清楚,有些事情不能任性。

  七年前那件事造成的伤害对于岩泉一来说是身体上的,而对于及川徹来说是心理上的。

  没有人能够在眼睁睁看着准备携手一生的人一度心跳归零后依然能够保持全然的自信。

  从此你必须相信世间有神明的存在,而那些玄奥的事情不要试图去掌握。

  普通人所能做的,只是尽力过好每一天,感谢神明的同时,抓紧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所以,不能一起逛街也好,不能约会看电影也好,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在一起,都没有关系。

  及川徹甚至会做这样的事——如果独自在家,会算好岩酱回家的时间,准备好舒适的居家环境之后,站在窗前等着岩酱的身影出现在楼下,然后提前来到门口迎接。

  能指望这样的人隐忍多久呢?

  

  “你不会认为我真的会屈服吧。”

  及川立刻摇头。

  “所以这个话题有必要继续吗?”

  “但是——”

  “还有从明天开始给我准备午饭。”

  “啊?!”

  岩泉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继续吃饭。

  “哦!!!”

  

  

  次日,关于岩泉居然带了豪华午饭,脱离了“定食大军”这件事,引起了不小的话题热潮。

  甚至有人直接找上本人:“真好啊,这样的爱心便当。”

  “嗯,费了很大的功夫。”

  诶!!!!!!居然没有否认。所有人都惊讶。

  “人、人也很贤惠吧。”

  “嗯。”

  “岩泉君的春天就要来了呢!”

  “会是什么样的人呢,好期待见到。”

  “啊,佐村君见过。”岩泉看到佐村端着餐盘经过,说道。

  “诶!!!!!!!!!”

  一向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居然有私交?这简直是特大新闻!

  所有人都看着佐村。

  “啊?!!……嗯,的、的确见过,是个美人。”

  “诶!!!!!!!!!!”这次的感叹声更大。

  佐村看着餐厅壁挂电视上正在放送的娱乐谈话节目——某种意义上,自己没说谎。

  等众人散去,佐村坐在了岩泉对面。

  对比一下彼此的食物,再想想自己女友的厨艺,佐村有点心酸。

  “你还真是不认输啊。”佐村说。

  “彼此彼此。”

  佐村听了叹气:“算了,头领让给你好了。”

  岩泉说:“那么,今后合作愉快。”


评论 ( 25 )
热度 ( 24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