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十、十一】

上一章


卡文卡到哭。

这两章从昨天开始一直到现在重写了四遍……

说好的虐黑研不知道戳没戳到虐点,木兔前辈终于出场但是感觉OOC了……

总之,淡而无味的两章。

————————————————



  10.

  赤苇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把研磨家几乎要滋生出变异生物的卫生间与厨房打扫干净。除了这两处之外,他不打算清理。因为一旦各种物品各就各位,身为房屋主人的研磨根本就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研磨因病休假的第三天,列夫吵着要来探病,带了公司同事一起买的慰问品:一箱草莓。此外还有夜久卫辅送来的慰问品:亲手制作的苹果派。由此看来孤爪研磨的人际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赤苇站在焕然一新的厨房里给草莓和苹果派装盘。

  列夫过于高大的身形挡在厨房与房间之间,他扭头看一眼乱得叹为观止的房间,又看一眼整洁到闪闪发光的厨房,感叹到:“真不愧是赤苇前辈。”

  然后又看看坐在一片凌乱之中的研磨:“………………”

  赤苇端着托盘回到房间内,很自然的用脚将地面上的物品扫开,然后坐在桌前——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随遇而安的能力也很强大。

  列夫跟着赤苇走过来,结果在坐下来时搁到脚了。

  从地上捡起一个被踩成两段的景品:“啊,康斯坦,死了。”

  “列夫……”研磨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后辈。

  “我会赔偿啦……不过研磨桑这样对康斯坦酱太狠心啦。好歹是自己辛辛苦苦两年多才完成的‘女儿’啊,这样随随便便的扔在地上没问题吗?”

  “那是虚拟人物,女儿什么的听着好恶心。”

  “是研磨桑主持策划的游戏啊!”

  “是俊太干的,和我无关。”研磨此时精神不振,懒得跟列夫废话。

  “俊太桑,你是在嫉妒康斯坦酱吗?”列夫问。

  趴在赤苇腿上的黑猫听到自己的名字微微抖了一下耳朵,没有理会愚蠢的人类。

  “嘛……其实俊太桑也很辛苦吧。”列夫说。

  和孤爪研磨同住的是一只黑猫,情况可想而知,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怎么可能照顾好宠物。

  所以说俊太桑很辛苦,因为共同生活的愚蠢人类根本不会铲屎,除了猫粮能够满足需求之外,其他一切自理,水的话,俊太桑会开水龙头,甚至学会了使用马桶。

  其实,它是很嫌弃孤爪研磨的吧,比如此刻,它选择了赤苇京治的膝盖。

  被腰斩的康斯坦放在桌上,俊太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在赤苇的腿上打滚,露出肚皮求抚摸。

  “哦,俊太桑很喜欢赤苇前辈呢。”

  赤苇轻轻搔搔猫的下巴,结果被抱住手啃,另一只空闲的手则给三个人到好茶。

  

  研磨此时刚睡醒,随便的把头发绑了绑,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份苹果派,明显缺乏食欲。

  “果然病得很严重呢,研磨桑。”

  似乎不太明白状况,一直在发呆的研磨突然歪头看看桌下,露出疑惑的表情,略微思考了一下,回身从裹成一团的被子里摸出来PSP。

  然后,切断了与现实世界的联系……

  列夫开始专注的对赤苇前辈说话:

  “赤苇前辈还好吧,看到新闻的时候简直被吓——了一大跳。”

  “还好,突然看到的时候有点受惊而已。”

  “但是不会觉得不安吗?”

  “不会。”赤苇很直白的回到。

  “虽说那一带治安一直很好,可出现了这样的事还是搬家比较好吧。”列夫下结论,然后打开电视。

  “没有这样的打算,因为是公司的宿舍,可以省下很多费用,自己寻找住处很麻烦。”

  “哦~这样啊。”

  “嗯,并且很多邻居搬走之后,也安静了很多。”

  “诶!那样不是更可怕= =。”

  “还好,过几天菅原前辈要出差,会把小孩交给我照顾,有人作伴的话,不会感到害怕。”

  “不愧是赤苇前辈啊。”列夫对于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很好的照顾自己和别人的赤苇很是佩服。

  

  电视上正在播放体育访谈节目,列夫配合着电视上的画面跟着换了个话题:

  “最近影山的状态越来越好了啊,嗯,怎么说呢,感觉进入了运动员的‘黄金时期’呢。”

  谁知研磨突然搭话:“他的黄金时期已经持续了很久了。现在不过是同时期的人都放弃了而已。”

  “嗯~是这样啊。”

  一段剪辑之后,节目进入下一个环节,是演播室里的访谈。

  出场的人电视前的三人都认识——

  “木兔君要退役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啊。”然后在座的众人跟着附和。

  “其实是早就计划好的事情,现在主要是在安排退役后的事情。”

  演播室里的众人表示惊讶:“突然说退役的事情,难道是因为之前肘部的伤患?!”

  “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退役的时间是很久以前就规划好的。”

  “这么说来是说无论如何在三十岁之前都要退役吗?”主持人问。

  “就是这样。”

  “那么退役之后的打算呢?”

  “不会离开排球界,依然会从事相关的工作,说不定会和诸位成为同事,请前辈们多关照。”说着欠身。

  众人表示了一下欢迎。


  列夫惊讶的说:“木兔前辈什么时候回国的,不是说在欧洲集训和疗养吗?!还有,退、退役是怎么回事?!”

  研磨放下PSP:“不是已经说了早就规划好的么?”

  “但是明明可以再打几年球没问题的啊,状态也很好。”

  “想赢的比赛都赢了吧,还有就是影山太烦人了,完全管教不了了吧。”

  “赢这种事,多少次都不会嫌多吧——”

  电视里的人说:“赢得比赛多少次都不会嫌多,但是还有比赢得比赛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哦!这么说木兔先生已经有新的目标了?”

  “是的。”

  ……………………

  列夫终于注意到全程保持沉默的赤苇,好不容易读懂空气的他赶紧换了个频道。

  娱乐访谈节目中及川徹笑得没心没肺,在这一室静默中显得特别突兀。

  

  傍晚,列夫被赤苇安排去买东西。

  研磨靠在墙上,对正在烹煮晚餐的赤苇说:“赤苇君,对不起。”

  赤苇淡淡的回了一句:“没关系。”

  这种没头没尾的对话,真佩服他们能读懂彼此的意思。

  研磨注视着赤苇:利落的处理各种食材,忙碌的身影看不出情绪。

  “赤苇君怎么做到的呢?”

  “什么?”

  “独自生活。”

  “只是习惯了。”

  “这种事怎么可能习惯……”

  “不习惯的话,能怎样。”

  “……不悲伤吗?”

  “很悲伤啊,我。”

  “所以说怎么还能无所谓的样子。”

  “因为对方不在身边的话,无论怎样都没有用,伤心也好不甘也好,对方都感受不到。所以不如好好的生活,因为这样还可以去看去听去思念。”

  “是这样吗?”

  “研磨觉得呢?那天的见面,如果给我这样的机会,足够再支撑10年。”

  研磨听了露出一个凄惨的笑:“不要说得好像还有希望。”

  “研磨觉得黑尾君真的恨你吗?”赤苇问。

  “不然呢?”

  “那就这么觉得吧,也许有一天,他会来复仇。”

  研磨听了之后开始想象那种场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安心了,微微笑到:“晚饭吃什么呢?”

  
  

  11.

   某夜店

  黑尾铁朗坐在黑色皮沙发里,生人勿近的气势过于明显。

  “黑尾先生最近气势越来越吓人了呢。”笑容甜美的女孩用温柔的声音说,边说边在房间里寻找着什么。

  黑尾则心不在焉的在一旁看着:“这样不是很好么。”

  女孩恶狠狠的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黑尾帮忙。

  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这么命令他了,此刻,他也不想从命。

  女孩认命的继续独自寻找,最后,在窗帘盒内找到了目标。

  小心翼翼的摘下,直接用高跟鞋踩碎。噼啪的碎裂声之后,断绝了他人窥伺的机会。

  黑尾用口型说了一句什么,女孩继续寻找,最后,在房间内找出5个“纽扣”。

  她提着手包在房间内逡巡数周,确定包内的电子装置没有任何反应后,才松了一口气坐在黑尾旁边。

  “黑尾先生做这种事明明比我在行,帮忙一下没关系的吧?原本一直是我的偶像,结果见面之后才发现,只是个没用的大叔而已。我穿着15厘米的高跟鞋爬上窗台很方便哦!”

  “对不起,大叔已经老了,没办法爬上窗台,还有,很养眼。”黑尾双臂搭在沙发靠背上。

  “诶~~~说得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一样,明明有一心一意喜欢的人,这样不太好吧。”

  黑尾听了,面上如结了一层寒冰:“喂。”

  女孩也换上严肃的表情:“古方前辈的死,请您确实的负起责任。”

  “当然。”

  “在医院被人下毒,回到住处才发作,一个星期后才被发现,这样的结局……”说道这里,女孩眼中闪烁这强烈的恨意和不甘:“那个假扮护士的女人已经被逮到了,前辈们正在加班审问,我所能做的,只有来这里传达消息而已。”

  “能够被发现已经是幸运了,至少有个体面的葬礼。”黑尾说。这些年,他知道的、见到的,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的人太多了。

  “我这次被指派和您接触,只是临时传达一下消息,之后由谁接手还没有确定。也许,可能的话会是那个岩泉一,毕竟那位前辈太厉害了。”

  “那个家伙,跟我一样有着不得不复仇的理由啊。”

  “那么您是认可的喽。”

  “我有决定权么?”黑尾自嘲。

  女孩听了耸耸肩:“不出意外的话,岩泉前辈一个月之内就能找到真相了呢,到时,会让他转职的吧。所以~呢,在没有人接手您的联络工作之前,请安~分~守~己~的做个极道大哥。”

  黑尾从桌上拿起酒杯,沉默之下是难以排解的焦虑:“帮我确定一下研……孤爪研磨的状况。”

  女孩恢复了笑容:“呀!!好浪漫~~~”

  黑尾皱起眉头。

  “嗯!嗯!”女孩眼中意义不明的闪光太明显,黑尾知道自己遇到那种很了不得的女人了。

  

  与此同时  一街之隔,另外一家比较正常的店里。

  “嘿!木兔,你这家伙。”木叶秋纪来到约定的地点,老友相见相当高兴,本来打算喝一杯,但是职业原因,木叶今天不能碰酒精饮料,只能喝着淡而无味的苏打水。

  “怎么样,手肘的问题解决了?”

  “感谢你介绍的医生啊,这趟欧洲之行解决了大问题。”

  “只是拜托了相关领域的前辈帮忙联系,毕竟是背负着我们所有人梦想的‘主将’啊,必须认真对待。”

  “别这么说。”木兔挥挥手,很是潇洒的样子。

  “那个,我还是要问一下,退役的事,真的决定了?”

  “嗯。”回答的毫不犹豫。

  “之后呢?”

  “家里的生意一直在帮父亲打理,最近可以全面接手了。还有教练的工作,已经有几个职业球队联系过我,不过还没有决定。”

  “我说的不是这个。”

  “哦,那是什么?”

  木叶撇着嘴看着木兔。

  “你最近这一年多都不在国内,大概不知道吧,赤苇他,已经回国了。”

  “……………………………………………………”

  “我也是最近才从夜久那里听说的,具体近况什么的完全不知道。赤苇没有主动联系我,连电话号码都换了,那种死鱼一样的脾气。”木叶说得有几分气愤,明明以前对这个后辈还是很关爱的啊。

  “哦,很不错啊,他回来的话。”木兔的语气变得没有起伏。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觉得很不错。”木叶说得很直白。

  “谢谢你告诉我啊,木叶,他能回来,我很高兴。”

  看着木兔光太郎现在这副德行,木叶叹了一口气:“十年前切换到消极模式之后,到现在也没恢复过来啊。”

  木兔听了自嘲的笑笑,开关不在怎么切换?

  “木叶啊,我想赢的比赛,都已经赢了。之后,要找一个和我彼此相爱的人去结婚了。”

  “哈?!”

  
  

  入夜不久,灯火璀璨的城市里,找到同伴的人欢乐着,孑然一身的人努力寻找着,还有人虽然孤单,但因为怀抱希望而独饮寂寞。

  因为喝了酒而不能开车,本来木叶主动提出要送他,但是木兔拒绝了。

  突然间想一个人走走的想法太强烈,所以只身在人声鼎沸的地方开始了步行。

  拐向电车站的路上,与黑色轿车擦身而过。

  车内,黑尾与年轻的女孩上演着彼此心知肚明的假情假意。

  木兔搭上电车,黑尾的车子驶出繁华的街区。

  

  电车驶出隧道,高架桥边是过于贴近的公寓楼,木兔倚靠在窗前看着公寓楼内一盏盏灯火。

  黑色的车子驶过公寓楼前拐上高速路,黑尾今天又如愿的看到了温暖的灯光。

  研磨又开始发烧,赤苇则一边守着昏睡的病人一边用笔记本电脑进行工作。

  窗外驶过的电车和街道上的车水马龙反衬出狭小房间内满满的静谧安逸。

  俊太打了个哈欠,从大门上的猫洞钻了出去,这个城市里也有属于它的故事啊。

评论 ( 7 )
热度 ( 19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