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十二】

上一章

今天主要是佳太小朋友和诚小朋友的专场,大地粑粑今天出场了,菅原麻麻也出场了,但是大菅相见遥遥无期。

——————————
  佳太站在玄关处,看着爸爸收拾行李。

  【要去京治叔叔家住了呢,爸爸也要出差了……妈妈以前也总是出差呢……直純和健的爸爸妈妈就从来不出差。】

  佳太非常清楚“出差”是什么意思。

  以他的经验看来,大人们的“出差”就意味着身为小孩的自己被丢下。

  “爸爸。”佳太小声叫到,可是因为距离太远,爸爸没有听到——他想跟爸爸说,不要出差。

  但是,以前住在外婆家时,对妈妈说“不要出差。”都没有用呢,并且如果说太多次,妈妈会生气。

  爸爸也会生气么?

  佳太不肯定。低下头,往门边靠了靠。扭头又看看房间内,然后踮起脚,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路跑到公园,远远的看到滑梯下有人蹲在那里,是诚。

  佳太跑过去,蹲在了诚的身边。

  诚看看佳太,觉得一向吵闹的家伙不说话好奇怪。

  “诚你在做什么?”佳太小声说。

  诚把手中的本子给佳太看。用彩色画笔画的画,有游乐场,有街道,还有海边,不同的场景。

  “哦,好厉害。”佳太无精打采的说。

  诚拍拍佳太的肩膀:“你生病了吗?”

  佳太摇头:“爸爸要出差了……我不想让爸爸走。”

  诚听了没说话,继续用画笔在本子上涂涂画画。

  “呐,诚,怎么能让爸爸不要出差呢?”

  “没办法,大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佳太听了心情更加低落。

  诚又画好一幅画,然后撕下来,在空白的页面上继续画。

  “诚为什么只画一个人?”佳太看着画面上灰灰白白的人物。

  “这是诚。”

  “只有诚一个么?”

  “嗯。”

  “那诚的爸爸妈妈呢?”

  诚没有回答佳太,继续画。

  佳太没有追问,继续担心爸爸出差,结果会与妈妈一样,一去不回……

  过了好久,诚才小声的说:“妈妈死了。”

  “诶?”佳太看着诚。

  “诚——————”远处传来喊声。

  诚顿了顿,慢腾腾的收拾起画笔和绘画簿,然后把之前撕掉的几张图画塞到佳太的手里:“没关系的,佳太的爸爸很快回来的。”

  “诶,真的么?”

  “嗯。”

  这时,一直叫着诚的名字的人跑到了他们面前。诚和佳太仰头看着对面身形高大的人。

  “诚,为什么又偷偷跑出来不跟井上太太打招呼。”微微有些恼火的语气。

  诚低下头,半天才挤出一句:“对不起。”

  来人蹲下来,扶着诚的肩膀:“爸爸很担心,你知道吗?”

  诚继续低着头说:“对不起。”

  【诚的爸爸看上去好像电视里的大人物啊!】佳太在一旁看着,紧张的说不出话。【和爸爸、京治叔叔都不一样的呢。】

  “哦,这是诚的朋友?”诚的爸爸看着佳太,露出和蔼的微笑。

  诚看看佳太,小心的对爸爸说:“这是佳太。”

  “您、您好。”佳太紧张的很。⊙﹏⊙

  “哦,佳太,你好。”诚的爸爸摸摸佳太的头:“天已经快黑了,快点回家吧。”

  说完,牵着诚的手离开了。

  诚回头看看佳太,佳太便高高的举起手臂:“再见。”

  等到游乐场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佳太举起手中的画,看了看:“诚画的好漂亮啊。”

  

  当晚:

  佳太坐在桌前,用自己的彩色画笔在图画上涂鸦。

  孝支终于收拾好行李,腾出时间关心一直心事重重的儿子。

  “佳太。”

  “爸爸!”佳太抬起眼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父亲。

  孝支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谈话,因为婚姻不顺利,连带着缺乏与孩子沟通的能力:“佳太不高兴吗?”

  佳太挺直腰杆,想了想说:“……嗯。”

  “为什么呢?”

  佳太特别认真的看着爸爸,确定爸爸脸上没有任何要生气的迹象才小声的说:“爸爸可以不出差吗?”

  孝支听了,心中五味杂陈。

  原来,是这样啊。之后,涌上心头的是久违的暖流——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牵挂他了。

  

  远在宫城的父母虽然时常有联系,但是早已成年的他并不会把所有情绪都表达出来,那样只能给父母徒增烦恼。

  而那段婚姻,不提也罢。

  虽然之前离婚时前妻坚持要把佳太带走,他也一度认为孩子跟着母亲会得到更好的照顾。但是山口提醒他,对方只是为了从他这里继续攫取赡养费而已。实心眼的后辈甚至亲自去了前妻的老家走访,找到了足够的证据回来,这才使他认清事实,也对曾经那么爱着的女人绝望。

  连带着,也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

  尽了作为丈夫的义务,付出了足够合理的费用,但是坚持留下了佳太。

  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可能担当不了单身父亲的职责,又不想为了逃避教养的责任而将佳太送去宫城,所以一直就这样小心翼翼的和儿子磨合着。

  今天突然意识到,原来对于佳太来说,自己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是啊,佳太只有六岁。不太明白“离婚”是怎么回事,正是因为不明白所以才会惶恐,才会害怕,害怕被责备,害怕被抛弃。

  

  佳太看着爸爸,紧张的捏紧画笔。

  孝支心疼的看着儿子:“佳太不想爸爸去出差么?”

  “嗯。”

  “其实爸爸也不想去,”孝支摸摸佳太的头:“因为把佳太一个人留下,爸爸很担心啊。”

  佳太:0—0

  “爸爸担心佳太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挑食,会不会按时睡觉,会不会在外面贪玩,会不会生病。

  但是啊,爸爸必须要工作,因为爸爸要负责好好照顾佳太,给佳太最好的生活啊。”

  佳太眨眨眼:“但是爸爸现在已经给佳太最好的生活啦!东京好厉害!”

  孝支听了辛酸,其实东京的生活在他看来不如淳朴自然的宫城老家。但是长时间被疏忽、被无视、被长辈嫌弃的佳太,东京的生活确实很好……吧。

  “佳太现在觉得快乐么?”

  “嗯!………………”想了想,又摇头:“但是爸爸也要出差了。”

  孝支听了笑道:“爸爸会很快回来,会回到佳太身边的。”

  “真的吗?”佳太期期艾艾的问。

  “嗯,刚才爸爸说了啊~担心佳太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所以工作一结束就会咻~的一下赶回来。”
 
  “爸爸不用担心!佳太不会挑食的,肉和蔬菜都会一点不剩的,啊呜的一口吃下去,不会看很长时间的电视,出去玩的话,天黑之前一定会回来,晚上会早睡,早晨会早起~”

  说完表情认真、眼睛亮闪闪的看着爸爸。

  孝支说:“那我们约好啦,爸爸每天都会给佳太打电话。”

  “嗯!”佳太用力点头,恢复了开朗的表情。

  孝支刚要离开,佳太却拽住爸爸的衣袖。

  “佳太还有什么事要对爸爸说么?”

  “爸爸看~”

  “诶?”

  佳太把画举起来给爸爸看。

  “啊,这是佳太画的么?好漂亮。”

  佳太摇头:“这是诚画的,但是都只有诚一个人,”说着把画面上灰色的人指给爸爸看:“好孤单,那个啊……诚的妈妈死了。”

  孝支知道那个叫“诚”的小家伙,虽然没见过面,但是经常在佳太嘴里听到这个很“厉害”的小伙伴。现在突然听说诚失去了妈妈,同样的单亲子女,让他有种人生无常的感慨。

  正所谓“幸福的家庭千篇一律,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那么诚一定很伤心吧。”

  “嗯,虽然没有哭,但是很伤心的样子。”

  “那么佳太要多和诚作伴啊,快点让诚打起精神来。”

  “嗯!所以佳太要把自己画在这里,和诚一起。”佳太拿起已经被他涂鸦过的几张画,指给爸爸看。

  画风差得太远,孝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还是鼓励儿子:“两个人在一起看上去好多了呢。”

  佳太:\(^o^)/~


评论 ( 11 )
热度 ( 18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