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十五】

【上一章】


实在虐不下去了QAQ,决定让兔赤尽快修成正果,今天虐完了明天求婚,剩下诸如见父母、筹备婚礼、甜甜甜、回忆杀会零碎交代。要开始虐其他几对了,佳太表示:爸爸快点回家QAQ
————————————————————
  15.
  赤苇觉得上腹微微有些不适,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注意。大概是因为凌晨时只吃了一点东西就开始工作,刚才又喝酒,用餐也不过是走过场而已。

    男方的来宾里有颇多社会名人,比如此刻正在与赤苇攀谈的著名电视主持人,叫什么名字来着?哦,及川徹。

    集中精力应付着,但是对方的问题实在过于琐碎并且没有重点。

    不适开始升级为类似针刺的疼痛。忍耐着火烧火燎的感觉,递上自己的名片,对方终于肯放过他。

    正要离开会场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又有人走了过来。

    “赤苇。”

    “……”在叫谁……

    “好久不见。”

    “……”赤苇想抬头看看,但是类似近乡情怯的情绪阻止着他,还有就是,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过于失态。

    这样想着,感觉胃部更加不适了。

    “婚礼很圆满。”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本应代替主家进行感谢,但是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木兔不知怎么讲将话题继续下去。在过去,总是自己在说,他在听,那样就满足了,现在才发现,与善于隐藏心迹的人谈话需要高超的技巧和足够的彼此了解。但是,这两样自己都不具备。

    赤苇站在原地,一面因为这样的靠近而内心狂喜,一面抑制不住的恐慌与紧张。

    “为什么选择这个职业呢?”

    为什么呢……赤苇依然不知该怎么回答,努力了许久,终于开口:

    “恰好学了相关的专业,遇到了很好的老师。”不是的……是因为……

    “在美国么?”

    “嗯。”

    “这个工作很适合你啊,做的很棒。”

    真的么?这样夸奖的话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过了。

  

  赤苇,很好。赤苇做的很棒。赤苇是最棒的。

  最简单的肯定,信赖。

  为什么要做婚礼策划的工作呢?为什么……

  因为还没有放弃吧,永远放弃不了。虽然没有资格再陪伴在你的身边,但还是可以为你尽绵薄之力。

  觉得胃更疼了,但是,必须要用尽全力去爱:“木兔前辈……”

  木兔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知晓对方有很重要的事要对他说。

  “木兔前辈的梦想,没有改变么?”心脏几乎要破胸而出。

  “……是的,没有改变。”从来没有。

  赤苇突然抬头与木兔对视,面上是温和礼貌的职业笑容:“那么,举办婚礼的时候,请务必与我联系。”说完拿出名片盒,递上自己的名片。

  木兔没有想到赤苇这样的反应,木讷的接过名片:“哦……哦。会的,到时一定会联系你。”

  “那么,静待佳音。”让我亲手将你交给别人。

  

    婚礼结束了,但是赤苇的工作依然在继续。场地的清理,与神社的交割。

  一切结束之后,已经夕阳西下。

  他来到休息室准备换下正装,但是微微的扯动,都让他觉得疼痛难忍。

  神经性胃痉挛。

  这个病症是在十年前落下的,分别的那天就是这样,疼的死去活来,几乎不能行走。

  那一天,躺在两个人共同的房间里,看着木……看着光太郎收拾行李。

  他说:“请再相信我一次,一定,一定会有办法的。”

  “不必了。”

  “但是,光太郎能照顾自己么?”用尽一切办法也要留住。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会完成自己的梦想,然后和我彼此相爱的人结婚,幸福的过完一生。”

  “我不行么?不能是我么?”终于,眼泪夺眶而出,心理上,生理上的双重的剧痛让他蜷曲起来,绝望的问。

  但是,连回答都懒得回答了吧,拉着行李箱离开的背影义无反顾。

  大门咚的一声关上,他终于崩溃了。

  疼得几乎要在地上翻滚,却因为连日来未能好好进食而没有力气。

  想要去卫生间呕吐,却摔倒在地上,从空乏的胃袋里翻滚出来的是胃液,合着眼泪,狼狈不堪。

  最后胃液吐完了再吐出来的是胆汁,即使掏空了身体,依然是剧痛难忍。

  不知过了多久,渐渐听不到看不到了。

  再醒来时,是在医院。

  祖母派来的人找到他时,他已经昏厥过去不知多久了。

  医生说他的肠胃很好,身体也只是因为最近疏于调理略显虚弱,很快就能康复。

  之所以出现胃痉挛,不是生理原因,而是心理和情绪因素造成的,比如歇斯底里。

  很难想象他这样的人会出现歇斯底里的状态——如果那种痛哭流涕、呼吸困难、不停呕吐、倒在地上无法爬起来的状态就是歇斯底里的的话。

  ……………………

  都说赤苇京治是个能够照顾好别人同时也能照顾好自己的人,其实不是的。

  现在的他就因为近几日思虑过甚,休息太少而变得焦虑,于是已经4、5年没有发生过的病症找上门来。

  勉强换好衣服。因为公司的车需要运输器材所以提前离开了,所以赤苇只能自己乘车离开。

  沿着神社前崎岖的道路前行,要将近一公里才会到达有机动车行驶的道路,然后还要步行很久才能到达出租车招呼站。

  赤苇几乎是一步一顿的走下山,下山之后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他只能强忍疼痛,勉强扶着道路一侧的山体围垛前行。

  不好,视线开始模糊了。

  这个时候空旷的道路上人迹罕至,稀疏的路灯下,一月末的寒风丝丝缕缕,如果在这里倒下,大概真的有生命危险。 

  不能在这里倒下去啊,还有很多事等着去做……

  这样想着,意识好像也开始逐渐远去了。

  恍惚中,从侧后方驶过的车灯将他的影子拉长又缩短,但是耳中却听不到车辆驶过的噪音。

  接着,模糊的视线中,车子在前方不远处停了下来,有人下车,朝他跑了过来。

  “京治?!”

  “……………”赤苇看着眼前的人,视线开始散漫:【这是谁啊?眼睛的颜色好漂亮,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眨了一下眼,视线稍微清楚了一点:“光太郎?”

  然后整个人朝前栽倒下去。

  “啊,是我。”

评论 ( 9 )
热度 ( 15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