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十八】

【上一章】

昨天的一些后续,见父母。兔赤这对之后还会有很多甜蜜,但是明天开始写大菅了,还有及川先生和岩酱已经打酱油很久了……

————————————————————

  18.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后睁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所有的不适都已经褪去,只剩疲乏。静悄悄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赤苇没有懒床的习惯,清醒之后会即刻起床。左手撑在身侧,手背上是打点滴留下的青痕和医用胶布,还有,这是什么。

    看着套在无名指上的亮白色金属圈,迟滞的思维开始回笼。

  ………………………………
   
     手指上冰凉的金属质感提醒他这并不是因为疼痛而产生的幻觉。

  另一枚戒指被递到他面前,示意他给对方戴上。

  捏起戒指,看着主动递到他面前的手。

  运动员的手,重重伤疤,宽厚温暖——虽然他也曾竭力,但是脱离那个环境后,手掌很快便恢复成文人气质。加上此时身体欠佳,所以相比起来略微细瘦。

  为了不让手颤抖而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将戒指戴在了对方左手无名指上。

  在这之后,没有任何表示,没有说话,没有表情,整个人都处于放空的状态。

  木兔也没有说什么,并且顾忌着小孩子在场,没有吻赤苇,只是坐回原位后依旧拉着赤苇的手,静静的等待静脉滴注结束。

  佳太双手捧着饭团,懵懵懂懂的看着两个叔叔——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发生了呢?

  药液悉数滴尽,不适感从绞痛变成丝丝缕缕的隐痛,也不会再大量出汗。

  任由木兔前辈安排他坐上轮椅,怀里抱着今后几天要吃的药。

  回家的路上也是沉默,疲惫感袭来,就这样睡去。

  到了公寓楼下,浅眠被惊醒,看着木兔前……光太郎给他解开安全带。扶着他下车。

  然后看到坐在后座的佳太已经睡着。

  光太郎苦笑着把孩子一只手抱起来,另一只手则牵着他。

  原本属于凶宅地段的一段路程也变得温馨和安稳。

  出了电梯,拿出钥匙开门。奇怪为什么一直觉得微微有些刺眼的灯光此时显得柔和了许多。

  看着光太郎料理好佳太。

  然后回房间,推开卧室房门后,赤苇站在门口不动了。从他身后望去,简单的室内陈设中,群青色的整套寝具格外扎眼。

  居然还在用啊——这是当初他们住在一起时遗留下来的纪念。

  
   
   赤苇回过身。两人对望。

  沉默的拥抱,就这样,握着对方的手,睡了十年来最安稳的一觉。

  ……………………………………

  

  金属的温度已经被体温同化,从此,就会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了吧,手指轻蹭戒指。

  抬头,看到佳太躲在门边。

  “佳太。”

  “京治叔叔已经不痛了吗?”佳太走进房间,坐在京治叔叔的身边。

  “已经不痛了。”

  “光太郎叔叔让我来叫京治叔叔去吃早饭。”

  赤苇走出房间,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具。

  “好些了吗?”

  “嗯,已经没问题了。”

  面前摆上了一碗红薯粥。他小心的拿起勺子尝了尝,然后慢慢的喝起来。

  佳太坐在他旁边,认真的吃自己那份丰盛得多的早餐。

  木兔看着两个人认真的样子,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样的食物应该可以及格了吧……

  原本温馨的时光,突然被门铃声打破。木兔起身去开门。

  赤苇的心思通透,已经猜到来人是谁,暗暗捏紧手中的勺子。

  

  大门打开之后,门两侧的人都是一愣。

  赤苇夫人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子,想起十年前那个愤怒懵懂的男孩。

  木兔看着面前依旧优雅的夫人,想起那位憔悴焦急的母亲。

  “您好,多年未见。”他主动问好。

  赤苇夫人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木兔光太郎,她尴尬的回应了木兔的问候,之后迟疑的朝身后看看。

  木兔顺着她的视线朝门外看去,结果看到了一位男子。从相貌来说,可以确定对方的身份。

  于是木兔相当正式的和对方打招呼:“您好,初次见面,我是木兔光太郎。”说完将两人让进房间。

  

  “京治!”赤苇夫人见到儿子之后立刻抱住,轻声抽泣起来。

  “妈妈。”赤苇抱住母亲的肩膀。

  “京治,你这些年过的好吗?为什么不回家看看妈妈,你这个狠心的孩子……”母亲仔细查看着自己的孩子,生怕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是还是看出了不对。

  左手手背上点滴留下的青痕和胶布,还有无名指上的戒指。

  “………………生病了吗?怎么样了?”母亲紧张的探探额头又摸摸脸颊。

  “是胃痛,已经好了,妈妈不要担心。”

  “胃痛吗?”赤苇夫人显然是想起十年前儿子昏迷入院抢救时惊天动地的场面:“还痛吗?你这个孩子,为什么总是这样折磨自己……难道不知道妈妈会担心吗?”虽然是责备,但是毫无力度。

  之后,赤苇注意到了一直站在一边的父亲。

  “……爸爸。”

  赤苇先生多年未见儿子,确实想念,但是,十年前的事对于儿子来说,他是站在加害者的一方吧。

  所以此刻面对被逼出走多年的儿子,身为父亲,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爸爸,对不起,这些年让你们担心了。”

  父亲听了,欲言又止,然后点头,算是对儿子的认同与和解。

  

  之后,父母坐在桌子一边,赤苇和木兔坐在另一边。

  原本他们只是来见儿子的,此刻却演变成奇怪的局面。虽然早有准备,但是突然面对这样的情况,挑战确实比较大。

  这就是传说中的见父母。

  看着对面两人放在桌上交握的手,以及左手上佩戴的同款戒指。

  身为父母的人心中五味杂陈。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可以去做,无论多过分,不要拿到光天化日下去说,这样尚可算作风雅。如果一定要把事情闹到台面上,用正经的态度去对待,反而会被人们唾弃。

  但是,爱情没有错。

  错的是谁呢?

  单纯的人因为不懂这些才会相爱,也因为这些而分开,然而真正心怀赤诚的人终会打破樊篱,勇敢的走到一起。

  十年前不成熟的他们尚且那般,如今的他们更不会放弃。

  赤苇心中并不忐忑,十年中积蓄的痛苦、绝望、悲伤、无奈,此时都化成了力量。当然希望得到父母的祝福,如果没有,也没关系。虽然愧对双亲,但是心意已经无法改变。

  父亲终于发话:

  “京治,木兔君,你们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两人对望一眼,点头。

  “是么,那就勇敢面对吧。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要有这样的觉悟啊。身为父亲,我只能祝福你们。”说完看看自己的妻子。

  “妈妈……只希望我的京治能够幸福啊,虽然京治认为的幸福和妈妈想的不一样,但是如果你不幸,妈妈的一生都会因此而没有意义。京治,你要明白两个人共同生活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说完又看着木兔:“……光太郎,希望你也能明白。我把京治交给你了。”说着握握两个人的手。

  大概这就是幸福吧,赤苇想。

  这样的人生,已经满足了。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