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十九】

【上一章】


平淡的过渡章。佳太和诚都是真·熊孩子。

————————————————————


  19.

  木兔带着佳太去游乐场,留给赤苇和父母单独相处的时间,想必他们之间有些话是要私下说的。

  现在的他不会担心什么,十年光阴未能改变的东西今后也不会变。

  

  “诚,这是光太郎叔叔。”

  诚抬头看看身材高大,有点吓人的陌生人。

  “诚,快问好。”佳太拉拉诚的袖子。

  “……”诚还是看着对方,眼中尽是戒备。

  “诚,你好,我是光太郎。”木兔弯下腰,和诚平视,用手摸摸诚的头。

  结果诚头一歪躲开了。

  “哦!小家伙,认生吗?”木兔笑道。

  诚:0—0

  “诚,你看!这是排球~光太郎叔叔给我们的!”

  诚放弃了盯视,看着佳太手中红绿白三色的球。

  佳太特别兴奋:“我家里也有,一直想给诚看,但是爸爸说那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能拿出来玩~但是光太郎叔叔给了我一个哦~”扭过头特别崇拜的看着光太郎叔叔。

  诚很不以为然的说:“这个球我家里也有。”

  “真的啊?!”佳太有点失望的说:“我以为只有我家才有,本来很期待给诚看的说。”

  诚说:“我爸爸也不让我碰,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佳太听了看看自己抱在怀里的球,举起来给光太郎叔叔:“那这个也是光太郎叔叔重要的东西啦?”

  木兔说:“啊,很重要。”——其实是一直放在车子后备箱里,临时拿来给小孩充当玩具的。

  “诶?!!”佳太认真的说:“如果掉在地上弄脏了怎么办?”开始紧张。

  木兔笑着说:“没关系。”说着,从佳太手里接过球,朝空中抛起:“来,教你们打球怎么样?”

  “哦!好棒!”佳太大声说。

  
  

  送走了父母,赤苇决定散步去公园找人。远远看到木兔和在和孩子们玩球,于是默不作声的找了个长椅坐下来看。

  木兔很快就发现了坐在一边的人,正好孩子们把球抛给他,他便接过来,轻轻的,准确的抛给了赤苇。

  赤苇伸出双手稳稳的接住。排球,已经十一年没有碰过了。

  “一个人走这么远,没关系吗?”

  “已经没事了。”还好他这些年来生活作息很健康,不会因为一次生病就轻易倒下。

  “京治叔叔!”佳太一边喊一边张大手臂。

  赤苇将球抛给佳太,两个孩子跑到远处去玩了。

  “以后偶尔可以和我打球吧,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京治的托球。”

  “但是已经很久没打过了,请多关照。”说的时候面带微笑。

  木兔情不自禁的靠近,但是突然想起此时此地的场景,于是半路刹车,表情略微尴尬的咳嗽了一下。

  赤苇笑得更灿烂,眼睛眯成了两条线,主动拉住木兔的手,两个人看着小孩们玩抛球接球的游戏。

 过了一会儿,赤苇轻声说:“呐,光太郎,我祖父情况很不好,现在住在医院里,”顿了一下继续说:“他想见我。”

  “我和你一起去。”木兔握住他的手紧了紧。

  “嗯。”

  母亲说两个人共同生活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果然啊。

  两个人相处,要懂得彼此分担。听着简单,但是做来难。以前自己虽然也是这样想,但是不知不觉就把所有事情都包办,没有给光太郎留任何余地。总是认为自己这样做才是尽全力维系两人的关系,结果却事与愿违。

  现在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这边两人正在温情脉脉,那边突然来了不速之客。

  “诚!————”远处跑来一位中年女性。

  原本诚与佳太玩得正高兴,听到这个声音,立刻收起笑容,垂下手臂。结果球落在地上,滚向了远方。

  穿着围裙,保姆模样的女性奔到诚的面前气喘吁吁的拉住他的手:“太好了,终于找到了。”然后说:“诚你为什么要这样,每次都这样偷偷跑出来,是对我不满吗?有什么话,可以说出来啊。”虽然这么说着,口气却逐渐变得不太友善,之后不断逼问着诚,为什么要跑出来。

  佳太站在旁边有点害怕,这个场景显然让他想起某些不愉快的记忆。

  “诚没有淘气,我们只是在玩球。”佳太替诚辩解到。

  “是诚的朋友吗?诚每天跑出来你都知道吧,下次不要和他玩了——”

  女子没有说完就被佳太打断,小脸涨得红红的:“不要!为什么不能和诚玩!不要!不要!”虽然觉得这样大声喊叫很不礼貌,但是佳太很生气,很委屈,因为他们没有淘气啊。

  木兔和赤苇听到这边的吵闹,赶紧跑过来。

  “怎么了?佳太。”赤苇蹲下来看着焦急的佳太。

  木兔则对女子说:“请问您是诚的家人?”

  女子看到旁边突然多出两个身高颇为让人瞩目的成年男子,立刻露出防备的姿态。

  “佳太,我要回家了。”诚低着头说。

  佳太突然拉住诚的手:“不要!不要!诚不要回家!”小孩无论多懂事,真任性起来也是很让人头疼的:

  “诚的爸爸好可怕,家里还有会吼人的阿姨,虽然佳太也没有妈妈了,但是佳太的爸爸比诚的爸爸温柔好多,我可以把爸爸分给诚啦!诚跟我回家!”大声说完之后,一边喘气一边看着光太郎和京治叔叔。

  “诶!”三个成年人惊叹。

  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佳太点了一下头,拉着诚往家的方向走去。

  “等…等等,佳太!”木兔和赤苇赶紧跑过去,一边一个把两个小孩抱回来。佳太像小乌龟一样手脚乱舞的被木兔夹在腋下。

  “对不起。“赤苇赶紧向诚家的保姆道歉:“请问怎么称呼?”

  “井、井上。”

  “井上太太,对不起,佳太只是和诚很要好,小孩子不愿意和朋友分开而已。”赤苇说。

  面前的这个男子看上去不是什么歹人,斯文的外表让人觉得安心,于是井上太太放下了戒心:“没关系,但是,诚……诚实在很让人头痛。”

  据井上太太讲,诚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母亲在他出生不久就去世了,一直跟父亲生活在一起。虽然泽村先生是个好父亲,但是工作繁忙,所以请了保姆来照顾孩子。原本,照顾诚是件比较轻松的工作,但是去年夏天左右,这个孩子突然变得沉默,后来在幼儿园跟小朋友打架受伤之后不再上学,就变得更加孤僻。

  并且经常趁井上太太不注意的时候从家里跑出来——其实诚的家距离这里有三、四条街的距离,一个不到六岁的小孩一个人穿越数条街道,跑到将近四公里之外的地方,怎么说都有点吓人,何况这附近最近还发生过凶案。

  
  “原来诚的名字是泽村啊~我是菅原佳太~”佳太完全忽略了重点。

  诚歪头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木兔说:“井上太太,虽然由我这么说有点失礼,但是诚还是小孩子,越是性格孤僻的孩子,对他大声责备越不会起到功效。如果工作上有问题请跟诚的父亲沟通,这样也许会比较好。”

  井上太太点头苦笑了一下,看上去,她对这份工作已经快要放弃了。

  佳太原本还要让诚跟他回家,但是京治叔叔说这件事要问过爸爸才能决定,所以只好对诚说:“诚你不要着急,我会跟爸爸说的!”

  包括诚在内的大家都哭笑不得。

  “佳太是笨蛋。”诚说,然后老老实实跟着井上太太回家了。

  佳太:“诶?!”O△O

评论 ( 8 )
热度 ( 15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