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二十二】

【上一章】

今天是及川的场合,岩酱只说了一句话,不知道有没有戳到虐点。配角的戏份过多,但是对后面的情节发展很重要,缘导出现打酱油了。

婚礼策划人的生意来了,及川你快把名片给人家,赤苇还要靠这些工作攒嫁妆钱的说!(不……

——————————————————

  22.

  及川徹觉得自己在做梦,并且还是噩梦。

  

    电视台  大会议室外的休息区

    小场正在向黑川利奈求婚。

    及川完全傻在一边看着。

    年近五十,外貌普通到过目既忘,甚至有些猥琐,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个据说十分难以管教的国中生女儿。

    这样的条件想要娶黑川利奈简直是痴人说梦。

    在一长串自说自话之后,终于说出“请嫁给我。”然后低下头,仿佛等待宣判。

    及川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等着利奈酱斩钉截铁的拒绝。

    “哦,好的,我愿意。”

    诶!!!!!!

    “等等,利奈酱——”及川刚要说话,却被另一人打断:

    “哦!恭喜!小场先生,利奈小姐也是。没想到有幸见证这一刻,真是荣幸。”

    “哈,让你见笑了,我也没想到利奈小姐会这么干脆的答应啊。”小场此时面色红润,中年男人少有的羞赧爬满脸颊,然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抓住黑川利奈的手。

    黑川也抱以微笑回应。

    【这些人在做什么!当我是傻瓜么!】及川正在这样想着,刚刚祝贺小场的人走到他面前:

  “您好,我是缘下力,好久不见,及川前辈。”

    【诶?谁?】

    缘下笑着说:“大概不记得了吧,我是——”

    “啊,那个乌野的下一任队长。”及川徹的反应力终于上线。

    “啊,是的。”缘下露出开朗的微笑。

    乌鸦总是在这种让人不快的时刻出现啊。-_-

    幸好此时有会务人员过来通知大家入场,省去了麻烦的寒暄。

  

  一场策划会开下来,所有人都筋疲力竭。

  及川被质疑了人品,缘下被质疑了能力,而选择他们两人的门成理事则被更加严重的攻讦。

  总之,整个纪录片的策划被否定的一无是处。

  看来门成理事的敌人众多啊,被这样的人赏识,不知道是福是祸。

  但是,没有退路。门成选定的这个团队里,每一个人都有不得不战斗下去的理由。

  大型说明会结束后是策划组小型统筹会,之后又是剧组初创的协调会。

  及川也好、缘下也好,都没经历过这样车轮战一般的紧凑工作方式,相反,年纪比他们大上20岁的门成理事和小场先生却适应良好。

  时至傍晚,终于结束一天的会议,在走廊里与门成理事道别。

  “缘下,我拭目以待。”门成理事抛下一句话,将千钧重担转交在缘下的肩上。之后路过及川的身旁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算是“头领认可你”的信号,及川心里通透无比。

  之后是和小场先生告别,然后是缘下这个自来熟过来告辞——及川绝对不会承认是出于陈年旧怨而看这家伙不顺眼。

  

  回到事务所,只剩下利奈酱、久美酱还有及川先生三个人的时候,他终于炸了。

  “利奈酱傻了么?为什么答应那个家伙的求婚,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差太远了吧!直接就可以当上14岁少女的妈妈,也太方便了吧!”

  “哦,那你为什么和岩泉君在一起,从各方面来说也差太远了吧。”

  “诶!不是这么说!”

  及川当然很生气,如果黑川跟小场先生结婚,他的经济人也许要换人,谁知道会换一个什么样的人来。并且那个小场先生怎么也不像能给黑川利奈幸福的样子——当初他姐夫跟他姐姐求婚时他也在场,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凭什么从我身边把她抢走你这个臭鼬!

  黑川朝他伸出手:“拿来。”

  “什么?”

  “上次那个婚礼策划人的名片。”

  “才不给你,如果着急结婚的话赶紧给我去相亲,有合适的人选我也会介绍给你,总之不能是这个人!”

  “抱歉,必须是小场先生,否则我不嫁。”

  “哈?!!!!!”

  “喜欢上了,没办法!”

  “啊?!!!!!”

  “及川君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久美说。

  “我呢,是不会委屈自己的。与其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但是相对要求严格,甚至因此觉得有资格控制我的结婚对象,不如找一个对我爱护有加,真心喜爱的人。”

  “但是,如果把结婚看成交易会遭遇不幸的,虽然女性寻找多金且社会地位高的结婚对象来改善生活无可厚非,但是利奈酱你不需要吧!你这样的女魔头靠自己的力量有朝一日绝对会比——好痛!凭什么打我!”

  “都说了是真心相爱别给我忽略重点!!!”

  “结婚后要当全职太太么?不是说要实现成为传奇经纪人的梦想吗?”

  “谁说我要放弃职业生涯了?”黑川面色坦然:“小场先生对我的理想是支持的,并且,也许……”说着,她拍拍及川的肩膀:“及川君,你也许又要换东家了呢。”

  黑川利奈笑得有几分邪恶。

  及川挑挑眉。

  

  及川徹的职业生涯并不平坦,这其中有他本人性格的成分,有飞来横祸的成分,更大程度上是事务所运作不周的原因。

  当年因为拒不执行事务所的不合理合约,并且坚持照顾重伤的岩泉,他被第一个东家雪藏了。

  那段时间是迄今为止人生里最晦暗的时期。

  经济拮据,巨额的康复治疗费用,不能依靠拍片或做模特获得稳定的收入,不敢告诉老家的亲人实情,所以只向父母借取了少量费用,后续康复的钱完全没有着落,一边顶着经济压力,一边与医生商量治疗方案。更绝望的是,不知道躺在病床上的人能否再次站起来。

  所有能够快速赚取金钱的方式他都研究过了。

  最后他甚至去卖血。

  如果不是后来被黑川利奈相中,说动老东家廉价将及川的合约专卖给现在的事务所,及川也许已经摘掉一个肾和三分之一个肝脏。

  不是没有更快速的赚钱方式,毕竟他靠着这张脸就可以轻松赚取足够的金钱,那样的交易在他从事的这个行业里并不少见。

  但是,怎么可能在外面做了那种事,回家后还能笑着面对心爱的人?

  幸好有黑川利奈。

  知遇之恩和救命之恩相加,及川徹对利奈的感激可想而知。所以无论是不符合他形象的超市商演、日用品促销,还是水平低下制作粗糙的娱乐八卦访谈,只要是黑川安排的工作,他照单全收。

  数年混迹娱乐圈,成为了现在这个“空有一张玉面,人品轻浮,职业技能平平”的及川徹。

  无论是他还是黑川又或者是缘下,他们都缺乏一个机会,而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所以不得不战斗。

 

  “换东家。”他重复这几个字。

  “没错,垃圾川,你的机会来了,成败在此一举,这个片子如果成功了,你就是下一个浅樱造。”

  及川说:“不,我会超越浅樱造,你等着看。”

  “所以说,把婚礼策划人的名片给我。”

  “诶?……不要。”及川防备的后退了一步。

  “久美。”黑川下命令。

  于是两个人扑上去拼命按住及川,从他上衣口袋里翻出了那张重要的名片。

  岩泉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及川被久美踩着背,死命捏着手里的名片和黑川利奈拉扯的场面。

  “岩酱,救命!!!”

  “你给我松手!!!”

  “及川君请你面对现实。”

  ……

  岩泉:“你们三个……给我适可而止!!!”=皿=#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