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二十四】

【上一章】

大菅这一对就是这种暗恋憋屈的感觉,但是终究会拨云见日。

————————————————————

24.

  虽然不确定大地是否愿意,但还是把人拉来了。

    “啊,我们马上就到,请店家多增加一份碗筷。”

    “诶?菅前辈还带别人来了?不会是佳太吧?”

    “不不不,是秘密,秘密。”菅原笑着说。

    挂断电话后,菅原看着车床外的风景不再说话。

    因为最近缘下回国了,山口这两天正好在东京出差,影山也正好处于日常训练期,所以由菅原牵头小聚。

    到了约定好的餐馆,菅原把大地先推进了隔断。

    众人乍一看到大地前辈,没反应过来,菅原进门后笑着说:“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大地又不是鬼。”

    之后是异常热烈的欢迎。

    虽然如今的境遇不同,但面对少年时的伙伴,大家都打开心扉尽情交流着。

    缘下拿出手机给大家看他和洁子的结婚照,还有儿子和女儿的照片。理所当然的被在座的单身汉们群起而攻之。还有夕马上要结婚了,龙也快要当爸爸了。

    之后是山口说起自己最近可能调职到东京,还有月岛现在在国外的著名实验室工作得相当顺风顺水。

    影山说自己还要再打几年球,日向那个呆子最近把家里的生意做到网上,看上去很是那么回事。

    轮到菅原和泽村时,只是交代过旭最近过的不错之后,似乎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说什么呢,这样热烈的气氛,说那些事情做什么呢,何必。

    山口对菅原前辈的事知道得很清楚,估计事先也提醒过大家了。

    但是关于大地前辈的情况没人知道。

    外表看上去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应该有着很不错的工作,但是在大家谈到家庭生活时,过于沉默的姿态,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这方面也许有相当大的问题。

    无奈大地前辈不想说,贸然问起也会过于失礼。

  “大地前辈也应该结婚有小孩了吧?”影山突然开口。

  “……嗯,是啊。”

  “和大地前辈一直没有联系,也不知道您什么时候结的婚,夫人和孩子都很好吧?”

  “啊啊!影山,我前段时间遇到了木兔呢。”

  “哦,木兔前辈退役这件事实在太突然了,他说要去结婚了呢,还提前邀请了我出席婚礼。所以说大地前辈没有邀请我去婚礼真是遗憾呢。”影山,28岁还这么天然真的没问题?

  菅原开始头疼,木兔和赤苇要办婚礼这件事大概不能随便广而告之吧,所以现在该用什么话题岔开。

  “结婚到现在正好7年,孩子是次年出生的,妻子生下孩子后,因为产后并发症去世了。所以我现在是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

  ……………………………………

  席间的气氛沉闷起来。

  这与公司聚会或者其他宴席上有人说了不合时宜的话而造成的沉闷不同。

  因为是少时伙伴,所以真心的希望彼此能够生活的快乐幸福,而此刻乍然听闻这样的消息……

  他们已经是经历过社会风霜的人,可以想象出一个男人只身抚养小孩的辛苦——同时一面工作还要承受丧妻之痛。

  缘下拿起酒瓶给前辈斟酒:“大地桑真是辛苦了。”

  大地端着酒杯:“比起菅原,我这个父亲很不称职啊。”

  菅原最近已经习惯这个“新”称谓,笑着说道:“大地已经很努力了啊,有时候不用对自己这么严格。”

  “菅前辈怎么联系上大地前辈的,我们都没找到。”

  “说来很巧,因为住得近,佳太和诚先成为了朋友,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彼此的儿子。”

  “真有这么巧的事,小家伙能够成为朋友真是因缘啊。”

  “说来佳太这个孩子真的很喜欢诚………………

  ………………

  席间的气氛再度活跃起来。

  最后,聚会以欢乐的举杯结束。

  

  回家的路上.

   “说起来,诚和佳太同岁啊,既然住得近,大概会上同一所小学吧。”菅原说道。

  而大地看了看他,觉得这些年来,菅还是那个菅,依旧是温柔的、爽朗的、无时无处不在悉心关照着大家。

  不用这么辛苦啊,总是这么为别人着想。

  “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诶?现在已经二月了,要开始考虑了啊……嘛,看你也不像有时间的样子,交给我怎么样?”

  其实很想交给菅来处理——一如过去岁月中那些相辅相成的配合。

  但是,既然那时下定决心离开了,便不该再贪恋。

  “没关系,我可以自己来处理。”

  明显疏离和客气的语气,把菅原接下来想说的话统统回绝。

  而菅原原本略微放松的心情,因此而变得沉重。

  下了电车之后,在月色朦胧的道路上行走。

  “大地,我离婚的时候,真的很痛苦。”菅原没头没脑的说道。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佳太的妈妈——当年,大地好像见到过吧。她是个很要强的女人,立志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便一定会做到。其实很难想象,我会跟这样的女子结婚。”说道这里,菅原叹气:“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性格不合,所以,最后才会分开。”

  “原本,我还是爱着她的。”

  听到菅说这句话,心里突然一抽。

  泽村大地记得那个女子,那个后来成为菅的妻子的女人。菅原说的要强,其实在泽村看来,是目的性过强。

  菅一直是个很优秀的人,中学时代的优秀延续到大学时代,名校的学生,很有前途的专业,爽朗和善的个性,还有善于照顾人的能力。

  当听说菅有了女友这件事,他并不意外。

  但是心中翻腾的那种失落与愤懑,却让他迷茫。

  真正见到了菅的女友,用挑剔的目光审视过后,发现这个女子根本不适合菅。那么什么样的女子适合呢?应该是温柔的?贤惠的?活泼的?亦或是——

  不想让菅被女人夺走。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一直故意视而不见那种情感,终于脱胎成形。

  然而,看着自己心中这个畸形的怪胎,泽村大地前所未有的恐惧着。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怎么会对菅,对自己一直的挚友保有这样阴暗的情感。

  因为这份恐惧,他开始故意疏离。但是同时,又忍不住去考虑这个可能性,然而鬼胎终究是见不得光的存在,无论是他还是菅,所选择的道路都经不起这份感情的拖累。更何况,菅……并不知道这些。

  小心翼翼的回复着菅的邮件,多说一个字都害怕被对方知晓自己阴暗的心理。

  当对方说出对未来的打算时,结婚一项位列其中。

  够了,就这样吧。

  

  再见时,已经是各自历经沧桑,那个鬼胎已经让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菅和他都不再是孑然一身,两个孩子证明他们过往所犯下的错误。

  鬼胎开始蠢蠢欲动,他提醒自己,不要靠得太近,不要让菅知道。只要这样就好,自己就可以享受小小的奢侈,继续扮演菅曾经的朋友,在不远不近的地方。

  直到菅找到下一段幸福——这简直是一定的。

  

  “原本,我还是爱着她的。”菅原说,之后微微底下头:“但是,现在想来却不确定了,我大概从来没有了解过她,至今也不明白她的想法。”

  说道这里,菅原换上了稍微轻松一点的语气:“所以,人都会犯错。大地不要对自己太严格啊。”

  这是今天他第二次说这种话。

  这么温柔、温暖、即使有过不愉快的感情经历,还是会因为善良而抚慰他人的心灵。

  泽村在晦暗阴冷的夜色中大胆的盯视着,正是因为这份晦暗,才显得对方的微笑如温暖的明灯。

  继续做朋友吧,这次我已经做好准备,永远的隐藏在晦暗之中。

评论 ( 19 )
热度 ( 18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