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二十五】

【上一章】

不管啰嗦川和岩酱是不是失眠,反正我是困得不得不去睡了~

——————————————————————

25.

  衣着单薄的走在公路上,两侧是空旷的田地,经过一冬之后尚未播种,因此显得萧条苍茫。

    在广阔天地间呼啸的风将衣摆吹起,也吹乱了行路人的头发。

    他无声的前行着,仿佛漫无目的,又好似早就认定了前方旅途中的际遇。

    前方出现了城镇,稀疏的房屋错落分布在道路两侧。

    他径直走向一家小小的杂货店,推开拉门说:

    “对不起,我来晚了。”

    “啊,是之前说过要来借宿的孩子么?”衣着朴素,声音与面容一样苍老的婆婆问道。

    “是是,给您添麻烦了,我是及川徹。”

    “小徹么。”老婆婆点头。

    ……………………

    这个节目在专门放送娱乐节目和记录片的频道深夜十二点半播出。

  此时只有因为各种原因——多半是苦恼,而无法入睡的人还会守着电视。

    今夜,一个男人从这里启程,走入了人们的视线。

    长达一分半的片头里,只有旅行者的背影和聊聊数字的字幕以及片名。

    等正片开始,人们才看到他的脸。

    一个以毒舌与轻浮的美貌著称的娱乐节目主持人——及川徹。

  

  第一期节目里,他来到北方山麓的小镇上,寄住在经营传统手工艺作坊的老妇人家。

  婆婆的丈夫刚刚去世,唯一的女儿在很多年前因为与父亲不和离开了家乡,至今无法联系上。因此她不得不一个人料理丈夫的丧事,同时,由于丈夫的去世,家里经营了近六十年的店铺也要随之关闭。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影片讲述了老婆婆一个人料理老伴的丧事,一个人将店铺清空,最后摘下招牌的故事。而所谓的采访者和主持人,实际上是这部半记录片里的人物,扮演自己,陪伴老人度过凄清的一段人生旅程,只是偶尔在画外音里,陈述一些风土人情。

   告辞离开的时候,老婆婆对他说:“这些日子谢谢你了。”

  他点点头,转身离去,踏上另一段旅程。

  随着片尾字幕的出现,他在画外音里说: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我爱的人能够活到99岁。而我,要活到100岁。

  这样,我就可以陪着挚爱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是对方不致孤单。

  然后,我要用最后的时光处理好我们留在世间的一切,带着想念,离开。

  …………………………………………

  这样奇怪的,既不是纪录片也不是电影的片子,带着古怪、凄凉、沉闷的气息,在午夜里播出。收视率可想而知的一片惨淡。

  然而由于非黄金时段,同时又有制作方、放送方的大力支持,因此第二周还是照常播放着。

  第二期讲述了一个原本即将解体的家庭,7岁的儿子遭遇车祸昏迷不醒,父母因此再次团结起来,为孩子求医问药的故事。

  及川徹在病床前守着弱小的生命,而孩子的父母因为自己有限的能力已经用尽,在病房外相拥着哭泣。

  最后,孩子终于醒来,却落下了残疾。父母在家里相对而坐,撕毁了离婚协议,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复健疗程。


  第三期讲述了一个高中女生,原本一直有暗恋的人,在准备表白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女孩一面承受着失恋的打击一面还要努力应付课业。

  及川徹仿佛背后灵般一直跟随这个女孩,看着她在课堂上看着心上人出神,结果被老师责骂。

  看着她走在回家的路上,蹲在地上哭。

  最后,失望的心情渐渐平复,接受现实后重新振作。也许新的恋情在等着她。

  

  有时无聊,有时过于沉闷,表现普通人生活中或大或小的不愉快,这样的节目在播出到第三期的时候,收视率却毫无预兆的开始走高。并且渐渐的开始形成话题效应,在《人生的低谷》这部半纪录片的引导下,很多人开始在网络上、采访中讲述自己人生中曾经经历,或者正在经历的痛苦、艰难的时刻,以及如何走出不幸的故事。

  而及川徹,作为这个系列节目的主持人,或者说是影片的主角,也开始迅速成为热门话题。

  有人说及川徹在这个节目的存在莫名其妙。

  有人因为固有的认知觉得及川徹出现让人觉得快要笑出来。

  但是,更多的评价是:

  【希望在人生遇到低谷时,有这样一位安静的男子陪我度过。】

  【似乎很懂得他人的悲哀不能用言语安慰,所以选择了沉默啊。】

  【及川徹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在演艺圈混迹了8年之久的人,终于迎来了第一个事业高峰。

  

  岩泉一看着电视屏幕上气质沉静、沉默寡言的及川徹——这家伙真是拼命了啊。

  总是这样,无论做什么事都过于认真,拼命到必须有人从旁看顾,帮他在用力过度的时候踩刹车。

  想到这里,他拿起手机给啰嗦川发信息:

  【别给我看剧本看太晚,赶紧睡觉。】

  结果刚显示消息发出,就接到了电话。

  “岩酱我好想你啊。”

  “已经一点了赶紧给我睡觉。”

  “人家已经躺好了~可是好冷啊,岩酱不在身边根本睡不着怎么办,酒店的空调不好用啊,要冻死了怎么办~”

  “啧,不要用这种口气说话。”

  “呐,岩酱给我唱歌吧,这样我就可以安心的睡着了。”

  “如果你只有三岁而不是三十岁,我会唱的。”

  “三岁的徹徹请阿一给我唱首歌~”故意装出来的幼稚声音让人哭笑不得。

  “我说你是故意的么!”

  “那我给岩酱唱首歌也是可以的。”

  “不需要,如果唱了我会吓得睡不着的。”没有说出来的是,的确睡不着,在及川正式入驻剧组的第九天开始已经连续第三个晚上了。

  “好过分!……啊,其实是因为听了我的声音会更加想念吧,岩酱。”

  “闭嘴,赶紧闭眼,不然这顿揍记在账上。”

  “不,岩酱先去睡我才睡。”

  这种没营养的争执如果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天亮也别想有个结果。

  叹气,关上卧室的灯躺好:“我已经睡了。”……从来没注意过被子原来这么宽大。

  “那,晚安,岩酱,(啵~)”

  “那是什么声音。”

  “晚安吻啊,以后每天都会送给岩酱。”

  “不要又给我添什么新的毛病。”

  “不是毛病是爱的证明啦~”

  “你还不打算闭嘴是么?”明显的威吓口气。

  “晚安~”

  ………………

  “为什么不挂电话。”

  “岩酱还没和我说晚安。”

  “晚安。”无奈的说。

  “晚安。”

  “到底要晚安多少次。”

  “这次是真的晚安~睡个好觉,梦到我啊~”

  电话里终于传来忙音。

  调整呼吸,希望快速入眠。

  …………………………

  …………………………

  “睡不着怎么办~”

  “啊,睡不着。”

  同一轮明月照耀下,两个失眠的人低声说。

评论 ( 13 )
热度 ( 20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