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二十七】

【上一章】

今天没有多少感情戏。主要是大黑的故事。

————————————————————

  27.

  岩泉和佐村坐在小酒馆里低声交谈,——这种做贼似地感觉实在难受。

  无奈两人在署内还要装作安分守己的样子,所以只能这样。

  “这么说来,黑尾的经历还是满悲情的。”佐村说。

  “人生际遇啊。你不会同情这个家伙吧。”岩泉说。

  “怎么可能!”佐村反驳道。

  “但是,这么说来的确不合理。”

  “是说袭击父亲的上司?事发后去找孤爪研磨?”

  “不,是为什么后来走上极道。”

  “这个么,反正人生已经完蛋了,有了那样的过往,怎么可能还在正常的领域有所作为。”

  而岩泉则说:“也许吧。”但是,黑尾真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

  “走投无路了,不如在那个领域混出名堂,大概是这样?”佐村继续说:“但是没有报复孤爪也是很值得琢磨啊。”

  岩泉说:“不想再有瓜葛而已。”并不是真的放弃,而是不能再和对方在一起而已,这种话说出来,佐村也不会明白。

  “哦……”

  “这次对孤爪研磨的拜访真是不虚此行。”

  “什么,感觉你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挖到啊。”

  “佐村,你没有谈过恋爱吧。”

  “哈?!”

  “因为没谈过恋爱所以不知道,从恋人嘴里形容出来的事情,视角很独特,尤其是细节会形容的很仔细,可以提供很多信息。”

  佐村觉得自己被鄙视了:“所以说?”

  岩泉笑笑:“难得相亲成功,请好好把握。”

  “又不是我愿意分手那么多次……”

  

  黑尾站在病床近前,窗外的夕阳从他背后照过来,使他显得面目不清,只能看到一个剪影。

  义丸正二半坐着,看着围在身边的数名属下。

  在他进行手术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啊,义丸扫视着众人:很多人都认为他撑不过这一关,但是,他活下来了。所以一切动作,在此时都付诸流水。

  不,只有一个人的努力达到了目标。

  在他突然昏迷,住院,手术,康复的整个期间,只有黑尾铁朗一个人按部就班的做事,并且处理了各种内外麻烦。

  昨天他问黑尾:“你,想得到什么作为回报?”

  “金融这方面的业务,请交给我来运作。”

  “哈,很直爽啊。”

  “既然会长问了。”

  “想得到不是不可以,但你要清楚,这并不是我给你的。”

  于是今天有了这场在病房里进行的权力移交。

  

  义丸说:“真是可怜 ,美丽的女儿和温柔的夫人一定为他哭泣流泪了很久。”

  他说的是一个月前在料理亭发生的那件事。

  黑尾点头:“是。”

  “这么做太过分了啊。”义丸说:“真的很过分哦,黑尾君应该当面阻止。”

  “抱歉,是我的疏忽。”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义丸笑道。

  众人偷觑黑尾,这个好像随时都在算计阴谋诡计的人此时嘴角依旧挂着满不在乎的微笑。

  “那么,今后,金融这方面的事务,拜托黑尾君来处理了。”

  会内的格局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发生了变化。

  

  入夜之后,黑尾的车子驶入一条位于繁华地段,霓虹光怪陆地的街道。

  下车后,他在两名随从的跟随下,拐入更加危险的暗巷。

  生锈的铁质扶梯上方,接触不良的灯管闪烁着。

  推开老旧的铁门,是墙面斑驳的昏暗走廊,两侧一扇扇或开或闭的单薄门板,不时传出来争吵或谈话、音乐、孩子的哭闹,大人的抱怨。

  走到一扇紧闭的门前,黑尾示意随从守住门口,然后自己掏出钥匙,打开门锁走了进去。

  “呦,今天好点了吗。”

  他蹲下来借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光端详着地铺上的人。

  “啊,死不了。”地上的人满脸满身的绷带,口齿不清的说着。

  “但是活的也不怎么样。”说着,黑尾将手里的纸袋扔在地铺旁边,然后找了个墙角,靠在那里,点了一只烟。

  “真没想到你会救我。”伤员行动不便,所以拿到纸袋之后相当费力的扯开。

  里面是治疗伤患用的药还有一天的食物。

  一个月前原本在料理亭就该丢掉性命的今松,居然还活着,当时在场的人,估计做梦都想不到。

  黑尾听了今松的话说:“女儿和妻子都很惦念你啊。”

  “黑尾,你到底想得到什么好处?”

  “哈?哈哈。”黑尾无所谓的笑笑。

  “算了,反正托你的福,总算逃过一死。”今松费力的咀嚼着食物,之前多处骨折,现在依旧打着固定石膏,面部的伤患,致使多颗牙齿脱落,所以此刻只能这样。

  黑尾看着对方将最后一口食物咽下,才说道:“今松会计,只要你活着,我想得到的东西早晚会到手。已经有一个比你清白千万倍的人为了保护你死去了,所以请珍惜自己的性命。”

  说完,在窗台上捻灭烟头,起身离开。

  门外两个随从跟着他离开,一如过路瘟神般,让走廊里的人退避三舍。

  离开暗巷时,他瞥到街边某家店铺的灯箱边一个背影。

  【岩泉一,恭喜你能跟到这里。】

  今松这个人,他快藏不住了。所以,那个据说很厉害的岩泉一,赶紧把人弄走吧。

  之后,被义丸正二知道真相也好,一个人在没人知道的地方死掉也好,都无所谓了,因为他的任务完成了,如果有遗憾的话……不,那不算遗憾,那个人会一直生活在安全无虞的环境中。

  今晚还是要经过那里吧,不知道还有几次机会可以看到那盏灯。

  这样想着,侧身坐进车里。

  

  车子开走后,岩泉一转过身,小心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注意他,才朝暗巷内走去。

  暗巷内,唯一的一架楼梯,唯一的一扇门。

  岩泉顺着楼梯走上去之后,来到那条昏暗杂乱的走廊。

  一扇门一扇门的看过去,用直觉判断门内的情景与黑尾铁朗没有关系。

  直到走廊尽头,一扇紧闭的房门前。

  轻轻旋动门把,居然没有上锁。

  门内没有灯光,岩泉看到地铺上一个好似木乃伊般的人瞪大眼睛看着他时,有种诡异的超现实感。

  “你是,岩泉一?”

  “是。”

  “啊,居然真的把我交给……黑尾这个家伙,简直是个恶魔。”想到自己未来的命运,今松不由诅咒道,但是转念一想,至少活下来了。

  岩泉蹲下来仔细辨认伤员的外貌:“今松启介。”

  “是我。”今松说。

  岩泉一没有理他,直接拿起电话播了出去:“佐村,你按照我一会儿发出的信息开车过来。不要开署里的,开你自己的车。”

  黑尾铁朗,果然不是屈服于命运的人啊。

评论 ( 7 )
热度 ( 10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