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二十八】

【上一章】

今天是岩泉一的场合,来看岩酱秀恩爱。

无论是这一对还是那一对都以刺激黑研为乐,那边赤苇在研磨面前秀戒指和高领衫,这边岩酱秀生死相随来刺激老黑。

多刺激几次,黑研就成了~

————————————————

  28.

  “升职的话是不是就有独立办公室了?那种把百叶窗拉下来,可以做这样那样的事外面完全不知道的!”

    “不,你想太多了。”岩泉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百叶窗。

    “总之独立办公室会有的吧?”

    “没有。”

    “诶!那有什么意义。”

    “加薪。”

    “薪水什么的,有我赚钱就可以l了啊!”

  

    早晨的时候,岩泉被上司叫到办公室,扔给他一纸调令:“原本就想用这种方法把你排挤掉,现在拿着这个给我出去。”虽然说着厌恶的话,但面上尽是赞赏。

    岩泉看着手中的调令,皱起眉头。

    “还不明白么?你升职了,恭喜。”上司笑着拍拍岩泉的肩膀。

    岩泉当然知道,但是他手头的案子……

    “怎么,有什么意见?”

    “不。”他收好调令,对上司表达了感谢,以及一直以来过于狂妄请对方原谅。

    同僚下属和后辈一个个上来恭喜。之后是安排工作交接,两天以后他就要调职到那个被大家称为神秘机构的调查署。

    于是忙碌了一上午,只有中午才有时间休息,刚喝一口水就接到了啰嗦川的电话。


  

    “可是这个时候升职我也不能为岩酱庆祝,周末要直接从现在的拍摄地点飞去札幌参加电影节……”

    岩泉听了之后沉默。

    “所以周末又回不了家了,明明拍摄后天就结束了,真是的!我偷偷跑回来怎么样?”

    “敢跑回来就打到你站不起来。”

    “但是我好想岩酱啊~难道岩酱不想我么!好伤心!”

    岩泉声音几不可觉的放缓:“给我好好工作。”

    及川听了开始喋喋不休的问:“岩酱希望我带什么礼物回来?”

    最后挂断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最近通话越来越频繁了,但是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烦。

  

    两天后,正式到调查署入职。

    沉默寡言的人们,略带神秘气息的工作环境,紧绷的神经。

    新的上司和岩泉单独谈话:

    “第一个规矩就是电话要静音,随时保持畅通,不要随便接私人电话。”

    岩泉听了立刻把手机改了静音。

    “第二个规矩,不要随便谈及工作,不要使用记事本,一切都靠这里。”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头。

    岩泉将自己的记事本扔在桌上。

    “最后,尽量减少社会交往,不必要的关系,结束掉。”

    岩泉与对方对视,数秒之后,站起来:“我拒绝,如果这是规定,我会尽快提交辞呈。”微微欠身后朝门口走去。

    “喂,你这么认真在这里会很辛苦啊。”

     岩泉回头看着新上司。

    “玩笑,玩笑啊,你懂不懂。”  

  “对不起,我失态了。”

  新上司十指交握放在桌上:“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起有妻子有孩子的人,你这样的人我更喜欢。因为每天为下属家人的安全担心也是很辛苦的。”

  岩泉听了默不作声。

  “虽然不会强迫分手,但是自己的人自己照顾好,这点能做到吧。”

  “当然。”

  “啊,在情况比较严峻的时候,署里还是会酌情安排安全人员的。如果连自己人的亲属都保护不了,我们也不用领薪水了。”

  岩泉配合的笑了笑。

  “再说说你的任职内容吧。”

  岩泉提起精神。

  “这个位置基本上是消耗品,所以随时做好保住性命的准备,总是换人也麻烦啊,工作内容和搭档吗,一会儿按照接头的地点自己去找。”

  岩泉看着上司,等着他接着往下说。

  结果对方摊手:“完了。”

  

  岩泉按照新同事口头告知的地点来到灯火辉煌的酒家。

  门口有人上前询问他的姓氏,之后将他带领到隐秘的房间内。

  昏暗的灯光中是黑尾和他的两个随从。

  “岩泉君,今后请多关照。”

  岩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坐在的黑尾对面。

  “我说你果然不是简单的家伙。”

  黑尾笑笑:“彼此彼此。”

  岩泉看看站在黑尾身后的两个人。

  黑尾示意他们出去。

  等到房间里只剩两人的时候,黑尾才说:“其实没关系,对于这些人来说偶尔跟‘你们’打交道是正常的事,只是,他们不知道,‘我’也是‘你们’的一员。”

  岩泉看着黑尾,说实话,他虽然一直觉得黑尾这个人不简单,但是直至一周前,都没有想到这个人是个卧底。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7年前?还是12年前就开始了?

  看来他该对这个人的评价加上一条——心性隐忍。

  善于伪装、目标明确、谋定后动、心性隐忍,这些特点使得黑尾成为一个出色的卧底暗探。

  “这种接头的机会并不多,所以我说的一切,要记牢。”

  接着,黑尾将他们将要完成的工作内容快速的交代给岩泉。

  义丸会的金融问题、牵涉到的数家金融机构、因此而引出的数起死亡和失踪,以及仍在调查是否还有更严重的案子。

  正如岩泉的新上司所说,这些东西不能用笔和纸,只能用脑子记住。

  “是因为你父母的事情才走上这条路?”

  黑尾没有犹豫的点头:”你不是也有必须复仇的理由吗?那位保住了你的性命,却伤重不治的前辈。”

  岩泉听了,眉头皱起:“你知道的很清楚嘛。”

  “当时我也在场。”

  

  七年前的事,对于当时二十岁出头的岩泉来说是人生中第一次见识死亡。

  那时的情景一生难忘,最后失去意识前,前辈帮他挡住了致命的攻击,最后能够再次醒来的,却只有他一个人。

  如果不是因为及川那个傻瓜,也许他已经失去生活下去的勇气了吧。

  总是被人说“责任心过重”,但是因为自己的过错而致使前辈付出生命,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负担的活下去。

  虽然犯人被抓住了,但是岩泉知道那只是执行者而已,幕后指使的另有其人。

  数年的调查之后,发现当年那件事原本就是针对他的前辈,而自己的出现只是意外,如果没有自己,前辈原本可以逃过一劫。

  义丸正二就是那个始作俑者。

  于是才有了现在这种局面。

  

  “不管怎么说这个工作都过于危险了,古方吾就是例子。呐,岩泉,奉劝你一句,如果有重要的人,还是尽量撇清关系吧,不然会后悔。”

  岩泉听了靠回沙发里:“我不是你,不要用你的情况来衡量别人。如果我死了,不管分没分手,对于那个家伙都是一样的。如果他因为我的原因……,我会报复,然后——”

  黑尾看着岩泉笑道:“喂,罗曼蒂克的想法不适合这种工作吧。”

  “不,我觉得宁愿从对方的窗前经过看着灯光遐想也不愿意去面对面说一句话,才是真·罗曼蒂克。”

  黑尾听了面色一垮:“真行啊,你们,居然连一起去死都决定好了。”不论是这一对还是那一对,都是令人恼火的家伙。

  岩泉耸耸肩,死过一次还怕什么?

  的确有怕的——不能有更多的时间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所以即使会带来无尽的麻烦和危险,还是要用尽全力拥抱。


评论 ( 8 )
热度 ( 12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