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三十】

【上一章】

因为贪玩,更新的分量不多,请原谅!明天会继续补完的~

今天是大菅温馨的场合~

关于泪痣,我左眼角下有和麻麻一样的痣,从小就因为这件事忧郁,因为很多故事都说有这种痣会情路坎坷,然后我的确一直在失恋……
——————————————————————————
  30.

  佳太拉开爸爸的手:“光太郎!”

    菅原头痛的说:“佳太!要用敬称。”

    “没关系,”木兔笑着说,然后摸摸佳太的头,又看看诚:“哦,诚也在啊。”

    诚:0-0

    “光太郎!和我们一起去玩球!”佳太抱着球说。

    “今天不行。”

    “哦…”佳太有点失望。

    “但是下次会交给你我的绝招。”

    “哦!说定了哦!”

    “嗯。”

    菅原带着两个孩子去游乐场,一边走一边脑内回放刚才电梯里的场景。

    说实话,对于这种感情,他好像接受得太快速了,一般人都会觉得过分的事,他好像并不觉得有什么难以理解。

    也许,信赖到最深处,就成了爱。

    这么想着脑中不期然浮现出大地的脸。

    诶!!!!!!

    他摇摇头,这是什么奇怪的想法。

    两个孩子抛球接球,然后佳太请爸爸抛球给他们。

    于是他在很多年之后,第一次拿起了排球。

   “爸爸抛的球好厉害!”佳太高兴的大声说。

  “好厉害。”诚也跟着说。

  

  因为大地在大型投资银行担任中层主管,工作压力大到常人难以想象,临时不能回家,甚至说走就走的出差是家常便饭。

  所以从上次出走事件之后,诚便被“孝支爸爸”管教了起来。

  佳太也很能说道做到,既然说过会把爸爸分给诚,那就一定会分给。

  听爸爸说,大地爸爸今天晚上又要加班,所以诚会在他们家吃晚饭,佳太很高兴\(^o^)/~

  现佳太才知道,原来大地爸爸晚上回家那么晚,还会经常出差,如果换做他是诚,肯定会很伤心。

  诚的情况有点奇怪,比起自己的父亲,他似乎对佳太的爸爸更亲近,或者说已经开始发挥出小孩子粘人的本性。

  去超市、过马路、坐电梯,这些时候必须拉着手才能安心——这样的孩子居然能一个人跑几公里出来玩,还出走,简直难以想象。不过比起蹦蹦跳跳一路奔跑的佳太,倒是让菅原省了不少精力。

  

  去过游乐场,又去了超市,领着两个孩子回家,一手提着购物袋,另一只手拉着诚,眼睛还要紧盯前边跑着的佳太。好在之前已经跟孩子们谈过话,佳太也保证不会任性。

  晚饭准备的还算顺利,吃饭的时候两个孩子比赛谁吃得快吃得干净,这让他体会到了有两个孩子的好处。

  之后是看动画片的时间,佳太难得的安静,但是诚却不感兴趣,抱着绘图本做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画画。

  这期间他收到了大地的信息,说是要晚些才会下班。

  【没关系,如果太晚的话,就让诚住在我家吧,请放心。】

  【十分感谢。】

  这种客气生疏的对话方式真是别扭。

  

  所谓的“晚些”一下晚到了将近零点。

  门铃响起的时候,佳太和诚已经睡着很久了。

  菅原打开门,低声说“欢迎回来。”

  泽村站在门口,微微一愣。

  门内的人,还有灯光……

  他略微拘谨的点点头说:“麻烦你了,我这就把诚带走。”

  菅原心中开始酝酿违和——【为什么……】

  “不必了,孩子们已经睡下很久了,不要吵醒他们吧。大地也还没吃晚饭吧?”说罢侧过身。

  泽村只得走进室内。

  饭桌上是简单的饭菜,他道过谢之后,吃得很认真,面色疲倦之外似乎看不出更多情绪。

  “那个……大地。”菅原有点迟疑的开口。

  泽村停下筷子,认真的听。

  “大地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对于我擅自介入你的生活。”

  “……没有,你多虑了。”是的,因为每一刻都要小心不要越雷池一步。

  “大概,我确实不太擅长应付现在的大地吧,现在这个样子让我觉得很失落啊。”

  “……”

  “为什么不再叫我‘菅’了呢?还有,不用这么客气啊,这样时时刻刻都紧绷神经,太辛苦了,不用这么努——”话没说完便被打断:

  “谢谢,饭菜很美味。”

  “……”这次轮到他无语。

  “诚在哪里?”

  菅原只得轻声推开卧室的房门给他看已经睡熟的两个小家伙。

  看着被安排的好好的诚,穿着显然是佳太的睡衣,确实,一定要现在接走的话太不近人情。

  “大地也不用回家了,今天就在我家休息吧。”

  下意识的想拒绝,却被对方抢先说道:“明早我一个人照顾不来两个孩子,拜托了。”

  只好接受这个安排。

  

  直到入睡之前,都不太清楚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大概是太过忙碌,所以忘记拉上窗帘,所以此刻可以借着明朗的月光端详身边的睡颜。

  细碎的发,纯然的面容,说不上特别俊朗,但是有着柔和的线条,只是看着便特别的安心。

  还有左侧眼角的一颗痣——据说是情路坎坷的象征,并且似乎应验了。

  这颗痣不仅生长在他的面颊,也悄然生长在另一个人的心底,寄托着太多不能言说的情绪。

  侧过身闭上眼,铺天盖地疲倦袭来,和他呼吸着相同的空气会有个好梦吧。


评论 ( 9 )
热度 ( 17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