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三十二】

【上一章】

更晚了……

——————————————————
  及川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非常满意。然后拿出手机对着镜子拍照,上传到自己的社交网站帐号,设定为分组可见,然后,这个分组里只有一个人。

    「岩酱,及川先生是不是特别帅?^ω^」

    其实心情相当烦躁。

    所谓升职是怎么回事,他很清楚。不能随意接打电话,节假日不能随意外出,连偶尔一起在外面吃个饭的“奢侈”都免去了。

    原因他很清楚。

    并不是因此而感到不快,而是恐惧,慌乱。

    最近总是做梦,七年前的梦魇一遍遍回放,巨细无遗。

    但总在同一个环节发生差错。

    抢救室外,他隔着玻璃看着室内忙碌的医生,一声声象征生命存在的电子音,还有苍白失血的面容。

    突然,电子音无限拉长成刺耳的声波,医生们忙碌着进行心肺复苏,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不对!!!只有五次,没有第六次!应该在第五次的时候,恢复了心跳。

    在干什么!为什么都停下来了,为什么不再抢救,喂,那个白色东西是什么,不要盖住他的脸,这样会喘不过气!!!!!!

    惊醒之后看着满室黑暗和静谧,是他们的卧室,然后迅速扭头看向身边。

    熟悉的轮廓和呼吸。

    轻轻触碰,体温和呼吸几乎让他流泪。

    昏暗之中,他能辩识出的十分有限,但是面容和身形早已牢牢印刻在心底。

    不想打扰岩酱的睡眠,所以只能小心的躺好,轻轻拉住手或者头靠在一起,瞪着眼睛直到再次睡着或者就这样直到天亮。

    ——这种情况越来越频繁。

  

    此刻,他看着镜子里身着礼服的自己,因为昨晚的失眠而略微显得慵懒,表情退去了惯常的轻浮微笑。

  不是自恋,而是这样的外表真的能另大多数人趋之若鹜。从很久之前就是这样。

    是幸运吧,出色的外表,不错的家世,聪明的头脑,优秀的运动神经。从十四、五岁开始,就是男孩子的公敌,女孩子的王子。

    帅气的及川君,充满活力的及川君,开朗的及川君……

  然而这样的及川君,却在恋爱一途上屡屡受挫,被追求→热恋→迅速被甩,这样的模式持续循环展开。

  因为真正接触后,她们心中基于完美的外表构建起的“及川徹”被真正的“及川徹”狠狠打碎。看似圆融实际充满棱角的个性,精明算计下掩藏着直线条思维,奇怪的情绪爆点,过于了解自己以及他人因而会说出刺耳的话。

  这些都很难让人接受,于是被甩成了家常便饭。

  虽然被甩,但是从来不会特别伤心,并且很快就会投入下一段恋情,哈?为什么?

  因为本来就没有特别喜欢的人啊,每次都是她们自作主张的闯入他的生活然后又自作主张的离开,来来去去,熙熙攘攘,而及川徹还是站在原地——只有岩酱一直在。

  就这样一直安心着,自私着,甚至是天真的认为这就像呼吸般理所当然。

  不打排球了还是在一起,去了东京还是在一起,大学毕业了依然在一起,永远会在一起。

  直到那一天,原本理所当然的事情被破坏,呼吸也变成了奢侈。

  原来世界上没有理所当然的事,如果不珍惜,便会留下永远的遗憾。

  看着心跳停止的岩泉一,将要成为尸体的岩泉一,及川徹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希望一直在一起,他们不是竹马,不是挚友,而是早已成为不可分割的彼此。

  原来是这样,所以每次结束恋爱时不会心痛,而此刻独自被抛在世上的恐惧却将他溺毙。

  不要让他死,请取走及川徹生命中除了岩泉一以外所有重要的东西,健康、财富、名誉、智慧、都拿去!让他醒过来!

  最后,交涉成立。

  从此自大骄傲的及川徹不得不相信神明的存在。

  而他也遵守预定,抛弃了一切,只剩下岩泉一。

  

  七年过去,事业渐有起色,而梦魇却袭上心头。自私阴暗的想法是:幸好死掉的人不是岩酱。

  但是又害怕,世界上的一切都有轮回。不由露出恶狠狠的表情,盯视着镜子中的自己。

  “给我醒醒!”黑川利奈狠狠拍了一下他的背。

  岩泉君的亲传——必要的时候要揍一下,以便让这个家伙恢复正常。

  “好痛!”一边咳嗽一边说,真的吓了一跳啊!

  “每个人都有必须做到的事!你给我打起精神来!该上台了!”

  【是啊。及川先生要赚钱养家,所以要拼命工作,岩酱也有必须要去做到的事。】

  无论神明怎样决定,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