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三十三】

【上一章】

坏人不会得逞的,他们只是黑研之间的炮灰而已。
————————————————————
  33.

  义丸正二已经出院一个星期。

  此刻正坐在自己的书房内,面前恭敬的站着个人。

  两个人低声的交谈,义丸认真的问,那个人小心翼翼的答。

  

  义丸正二不过五十多岁,尚未到达该积阴德的年纪。但是不知是因为不义之事做得太多而遭到报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心脏出了毛病。

  原本凶狠的面相被病容笼罩之后,显得更加狠厉。

  精明而充满恶意的目光仿佛是真正夺走他健康的罪魁祸首,闪耀着全部的生命力。

  听了这个人的陈述之后,他用手指关节撑住下吧,遮挡了口鼻部的表情之后,让人更加难以猜测他此时心中所想。

  关于黑尾铁朗,他实际上不信任,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信任的人。

  但是,真的让他大吃一惊啊,这只黑猫。

  

  大约8年前,一个叫黑尾铁朗的人被引荐入义丸的“公司”。这个高中一毕业就陷入“麻烦”,结果毁了自己一生前途的年轻人,有着精悍的外表和运动员的体格,同时还有在那种“封闭之地”里养成的好勇斗狠。很快便成为了公司里的骨干。

  过于明显的企图心,让义丸正二注意到了这个小子,这个人似乎天生就适合在见不得光的世界生存啊。

  但是义丸生性多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任何人,即使是暗地里选好的接班人。

  虽然在加入的时候已经调查过身世,但是被选作接班人候选的时候会进行更加细致的调查,结果,被他发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

  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啊,黑尾的人生,是他义丸毁掉的。

  不过抱歉,被他毁掉的人生的人太多了,实在记不住。

  但是对于黑尾到底想做什么,他最清楚不过了,复仇而已。为了父母,也为了被摧毁了的自己。这种舍弃了一切的人,终将成为大人物。

  义丸在考虑用什么方法解决掉黑尾,他不保证现在知晓的就是一切。

  啊,心情实在难以形容。这些年看着这个年轻人一步步向上爬行,偶尔设置一些障碍,然后仿佛观察小白鼠一样,看着他解决问题,狡猾又慎重。似乎把他当成自己的晚辈了呢,真是让人伤心啊。

  可笑的是,黑尾居然还抱着回归正途的幻想。

  他有个青梅竹马的好友,不,说是恋人更合适。隔三差五的会让车子经过那人住处的楼下,大概是为了看一眼吧。

  真是天真啊,认为自己将心上人封存在安全的世界,安全无虞,可以远远的安心观看。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绝对安全的地方。

  如果跟他提起那个青年,善于算计的黑猫会是什么样的表情,真是期待啊!

  看来他休养太久了,如果不给这个年轻人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他永远不懂得尊重强者。

  那么从哪个人开始呢?

  孤爪研磨?这个要留到最后才有意思啊。

  岩泉一?喂喂,之前古方那件事已经很过分了,再也不想跟这种人打交道了。

  那么就从黑尾费了大力气才保得平安的那个会计开始吧。

 

  夜色中,岩泉费力的奔跑着,追赶着前面行动迅速的人影,一边追赶,一边打电话通知附近的安保人员形成合围之势。

  在保全严密的医院发生这种事,义丸那个家伙简直太狂妄了!

  假扮成护工的人偷换了药剂——和上次古方吾的事情如出一辙。现在今松生死未卜,他们手中唯一的证人和筹码,如果失去了,满盘皆输。

  “可恶!”

  岩泉看着前面的人越来越远,而他奔跑的极限速度已经过了,眼看要脱力,人马上就要跟丢了。

  就在这时,前面建筑拐角处冲出来一个人,一下将目标拽住,扭打数下之后岩泉赶到近前,两人合力将人制服。

  “你这个体力,太差了啊,据说是运动员出身,真难相信啊。”佐村隆之说。

  “如果我自你的位置,不会等别人帮忙才抓住他。”

  “真是!——”佐村对岩泉这个家伙简直无话可说。

  人抓住了,但是那边医生还在忙碌。

  

  同一时刻

  黑尾铁朗坐在黑色皮沙发里,面前的玻璃茶几山堆满了各种票据账簿。

  无论科技发达到什么程度,保留纸质票据依然是会计和金融行业的准则。

  他接手部分只有这些,看着坐在不远处,面貌平静的几个办事人员,他知道,自己被义丸耍了。

  面色平常的扒拉几下票据堆:“诸位,拜托了。作为新人,还有仰赖大家的协助。”最好给我搞出什么大纰漏……

  众人表了忠心之后,各自归位。

  他则继续坐在房间正中的沙发上,审视整个办公室。

  所谓金融业务不过是幌子,真正的业务是什么……

  义丸这个家伙戒心太强,看来只能从今松那里打开缺口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起,他按亮屏幕,一条全部由数字组成的信息跃入眼帘。

  看过之后直接删除,心中颤栗,但是面色平静。

  今松出事了,虽然没有死掉,但是陷入了深度昏迷,什么时候能够醒来根本不知道,搞不好会成为植物人。

  他的行动再次搁浅,并且已经被义丸知晓了他的行动。

  微微抬头,眯眼看到有两个人他并不熟识的人站在门口,而他字随从在门外的走廊和楼下的车里。心中警铃大作。

  这个房间,只有一个出口。

  状似无意的看了看表,然后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暗自握紧拳头,全身的肌肉开始蓄力。

  距离门口还三步之遥时,两个随从突然发难。

  黑尾直接扫倒了其中一人,撞开了门板,另一人冲上来时直接被他用拳轰在了脸上。

  整个屋子里的人一时无法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在走廊尽头。

  到楼下上了车,虽然随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忠心趋势他们按照头领的吩咐去做。

  于是当后方追兵赶上来时,只能看到车子的尾灯远远的出现在道路尽头。

  

  “我们现在去哪里?”

  黑尾没有说话,心中还在暗暗评估手下的忠诚度。

  如果知道他的卧底身份,会怎样?但是现在没时间深思熟虑后作出判断,就在他心中飞快的思索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屏幕上显示:会长。

  黑尾端详了一眼,接起电话。

  “铁朗,你真是让我失望,我一直把你当成儿子啊,嘛,其实也还是很优秀的,将今松启介救下来,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啊。”

  听到义丸的话,黑尾心中涌动着愤怒,眼前闪回着父母的面容,但是依旧语调平静的说:“会长,抱歉了。”

  “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好好谈谈吧,研磨君也一起。”

评论 ( 10 )
热度 ( 13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