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三十四】

【上一章】

还是没让黑研见面,不要打我。黑研对于我来说真的好苦手啊T T,为什么要写这样难搞的设定。
 ——————————————————
   34.

  “想要亲自复仇并不是不可能哦。”穿着深色西装,满面精明的中年人说。

  “喂!土仓君,别说了,这家伙高中才毕业啊!”

  “那又怎样,大家高中毕业后都上了专门学校不然今天怎么会坐在这里。”中年人满不在乎的说。

  “呐,怎么样,黑尾君,不,铁朗,好好考虑一下啊,虽然放弃大学的录取相当遗憾,但是,人生就是这样,总要放弃一些东西,去做自己必须做的事啊。”

  “黑尾君,请不要听这个家伙的蛊惑,安心的处理好家里的事情,然后去上大学,过平静的生活,对于你的父母来说,这才是最大的告慰啊。”

  中年人听了同事的话不置可否,讥笑在面上一闪而过,起身离开:“那么,今天先告辞了。”

  

  当整栋房子里只剩下黑尾铁朗一个人的时候,他起身来到玄关处。

  已经过去半个月,因为是住家,所以不可能永久保存现场。不然黑尾铁朗会无处可去。

  一个人住在这样的住宅里,一般人会心神不宁吧,但是那是他的父母。

  没有开灯,一片黑暗之中,血色似乎又开始蔓延。

  恐惧,难以置信。

  今天那位探员说的话一遍遍在脑中回放。

  无论黑尾在同龄人当中如何出类拔萃,如何老成,但相比于见惯世态炎凉,手段老辣的成年人,他还是过于幼稚。

  复仇,复仇,复仇。

  血色在月光下蔓延,蜿蜒至他的脚下,没过膝盖,淹没鼻口,灌入头脑——

  电话铃声将他惊醒,看着座机上闪动的提示灯,呼吸急促。

  “阿黑,今天来我家吧。”研磨的声音隔着听筒显得缺乏真实感。

  黑尾没有回答,并不是思考是否应允,而是突然想到,那天如果他们两个没有出去,那么,结果会怎样?

  “不。”他说。

  “不是阿黑的错。”

  “不,谢谢。”说完挂断电话,仰头看着天花板。

  再度提起听筒:

  “土仓先生,请告诉我,该怎么做。”

  最后一次见到研磨,是在他的房间里。

  想到大概是永别,所以忍不住拥抱了他,吻了他。研磨大概很困惑吧,目光里尽是挣扎和不舍。

  黑尾知道土仓和其他人躲在外面,知道研磨听从了土仓的劝导,—--一如黑尾自己。研磨认为早日将青梅竹马交出去是正确的选择,认为即使人生被摧毁,自己也能帮阿黑重建。黑尾太了解研磨了,那颗布丁头里,除了二次元只剩下阿黑了。

  【为什么我们会遭遇这样的事情,我不甘心啊。】

  被带走的时候,黑尾坐在车里,研磨站在车窗外说:“

  【对不起啊,永别了。】

  之后,对外说是五年的铁窗生涯,实际上,前三年在封闭式管理严格的特殊学校里学习。

  出色的头脑、善于观察、运动员的体格,三年时间里他掌握了一个卧底探员该掌握的所有技能,出类拔萃。

  三年之后,黑尾被转入真正的监牢,与目标人物接近。

  这个时期,开始收到研磨寄来的信件,每隔数月便会提出探视的申请。信件看都不看便撕毁冲入马桶,探视的要求直接拒绝,一次次亲手毁坏珍视之物,警告自己决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动摇。关于孤爪研磨的一切对于黑尾铁朗来说已经成为禁忌,不仅因为情殇也是因为决不能把研磨拖入危险与阴谋。

  两年后经过目标人物的介绍,成为了义丸会的一员。

  

  任务最初的那段时间,和他接触的是土仓,但是几个月之后,土仓因为另一个卧底被发现,在接头时被重伤,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年轻探员,结果土仓没能活下来,据说是为了保护那个莽撞的家伙。

  之后搭档换成一个叫古方吾的与黑尾同样身为卧底的,慎重的家伙,居然平安的和他合作了将近年之久,但是最终还是逃不过“消耗品”的命运。

  因为出差错而被知晓了卧底的身份,被除掉了。

  这就是卧底的命运,踏入这个世界就永远没有回头的机会,一旦后悔或者动摇,就是死神的镰刀挥下之时。

  大约每周有一两次,会经过那条道路。最一开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只是经常路过而已,而当得知研磨的公寓就在那里时,便成了每周最期待的时刻。

  其实他知道,如果他的身份被揭穿,不管在没在一起都是一样的结果——正如岩泉一所说。

  他和研磨的关系是无法隐瞒的,虽然早已和重要的人撇清关系。但这种隔绝并非是万全的保障。

  想想之前还曾经感叹过古方吾丢掉了性命,但是这位前辈好歹保住了工作秘密和家人平安,而黑尾铁朗,你这个笨蛋!

  此刻车子朝义丸正二制定的地点驶去,如果快些的的话,会赶在那些混蛋把研磨带来之前到达。

  

  同一时刻

  孤爪研磨坐在黑暗的房间里,手机屏幕的灯光照亮了他的脸颊。电话里是岩泉一的声音,警告他危险即将来临。

  而给他带来危险的是黑尾铁朗。

  难道赤苇说的话应验了?研磨不知道,此刻自己面上正挂着微笑。

  仔细的把头发绑好,套上外衣,坐在房间正中等待着。

  而电话另一边的岩泉似乎非常清楚孤爪将要做出什么反应,因此放弃了劝说:

  “孤爪,如果见到黑尾,请给他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他这样说的的时候,明显听到电话另一头破门而入的声音。

  “岩泉君,谢谢你告诉我,再见。”

  之后电话信号终断。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岩泉和在场的人开始按照之前制定的紧急计划行动。

  土仓前辈、古方、黑尾,这三个人为了扳倒义丸会而用尽了全力,十二年来收集的证据以及证人,都足够将义丸送到他该去的地方了。

  如果今天能够将他逮个现行,将是最大的成功。而能否保住性命,就全看黑尾和孤爪的运气了。

  “真·罗曼蒂克, 这两个人,实际上是傻瓜吧。 ”岩泉半感叹半吐槽的说。

评论 ( 7 )
热度 ( 13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