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三十五】

【上一章】

╮(╯▽╰)╭不会便当,顶多是住院而已,不住院怎么增进感情。反正我就是这么干了,顶锅盖逃走。
————————————————————
  35.

  夜幕之下,有生死抉择也有日常的决定。似乎前者与后者没有太多的不同,每次选择都将人们推向不同的生命轨迹。

  晚上九点

  菅原看了看已经入睡的孩子们,轻轻的关上卧室门。

  大地的工作未免也太忙碌了一些,自从接手照顾诚以来,菅原才知道为什么大地一定要请保姆。因为他从没在晚上10点前下班过,而通宵和出差的次数未免也太频繁了一些。

  诚每周见到父亲不到五次,加起来有三小时?

  一开始还觉得必须跟大地谈谈,但在多次看到大地坐在沙发上直接睡着的样子,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并不是大地有意忽略儿子,而是,确实没有时间啊。

  叹了一口气,准备起每天的第二顿晚饭——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大地每天必须来他家吃晚饭,不然空腹一整晚胃病很快会找上门来的。

  因此父子俩借宿在菅原家的情况也越来越频繁,比如今晚,看看钟表,大概又是这样的夜晚。

  突然觉得这样的情形简直是老夫老妻……

  手里的汤勺顿住,擦拭整洁的瓷砖上映出他的面容,微微有些失真,泪痣如同伤痕般盘踞在眼角。

  据说有这种泪痣人生便会伴随着泪水,大概吧。

  脑中不期然跃出那张照片上的女子,眉眼俏丽,一颗泪痣非但没有破坏容貌的协调感反而增加了几分风情。

  为什么要背叛大地呢?明明是那么理想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辜负他,明明可以获得别人求之不得的幸福……情绪突然变得不稳,是愤怒?是怨怼?

  不,是嫉妒。

  握紧汤勺的手又紧了紧,重逢以来的种种,再也隐藏不住的心意,他非常清楚此时自己抱有什么样的心思。

   很多年前,他和大地一直被同伴们戏称为老爸老妈般的搭档,相辅相成,一个如同地基般稳定,一个如空气般无微不至。

  虽然自己一直被冠以爽朗温柔的名声,但其实却缺乏好胜心,讨厌竞争,这样的个性在竞技体育中并不讨好,但是不知为什么却坚持下来了,大概是抛不下后辈们,责任感作祟,再有就是,因为大地还在坚持着。

  一直以为这样的友情不会改变,直到失去,当时那种内心空乏的感觉被热恋冲淡,如果那时是独身,大概会很快明白吧。菅原想。

  如果那时就明白了,会怎样呢?

  ……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看着来电显示上的名字,他踌躇着按下接听键:“大地。”

  电话对面是略带焦急,不容反驳的命令:“菅,无论如何,一定要把门窗锁好,无论什么人敲门绝对不要开,如果有可能,请赤苇他们跟你和孩子们呆在一起——”说道这里,突然响起一阵噪音,放佛金属物体相撞发出的声音,然后,好像是车胎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声音。

  “大地!出什么事了?!”

  “我今天不能去你家了,对不起。”说完挂断了电话。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泽村大地,坚持住。”他对自己说。

  车子歪歪斜斜的在道路上行驶,后方黑色的车辆显然还不打算就此罢休。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因为拒绝融资而被来历不明的人威胁。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之所以对诚那么紧张也是因为此事,没想到平静了一段时间之后变本加厉的卷土重来。

  后方的车辆加速行驶到与他并排,车窗摇下。

  即使在黑夜里也带着墨镜的人,大概是怕被人看清面目吧。

  “泽村,早就跟你说过,如果一味顽固下去对你不好啊,既然不答应融资,那么就换一个愿意融资给我们的经理坐这个位子好了。”说完笑着摇上车窗。

  此时,车辆行驶在高架桥上,任何闪失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刚才的撞击似乎造成了比较严重的伤害,肋部隐隐疼痛,即使不是骨折,至少也是很严重的挫伤。

  但是,泽村大地没有想过在这种地方因为这种原因结束自己的人生。

  要尽快离开高架桥,到达有摄像头的区域,即使此时已经是深夜,路上车辆行人稀少,但是在有灯光和摄像的区域,这些人大概不敢做得太过分。

  比起自己,他现在更担心的反而是菅和孩子们。如果早料到今天这种情况,他当初应该更冷淡的拒绝菅的靠近。

  还因为贪恋,如果菅原父子和诚因此而遭遇不测,自己大概也没什么继续撑下去的必要了。

  

  另一边,菅原惊疑不定的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微微愣了一下之后,他将大门上锁,防爆链也挂好,一一检查窗子。

  最后来到孩子们睡觉的房间,将门反锁,自己拿着手机守在旁边。

  今天木兔和赤苇不在,整栋公寓楼因为前段时间的事情也已经不剩几家住户,尤其是这一层,几乎已经搬空。在没有显示出确切的威胁源头时,也不能贸然的B*J。

  所以此时,他只能依靠自己,但是更担心大地。

  刚才那个声音,是车子发出来的吧,出什么事了?

  菅原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从对方的言语间很容易推断出一二分,因此心情更加忐忑。

  

  另一边

  泽村的驾驶技术并不出众,但是在这种要紧的关头,好像是超水平发挥,居然连续两次躲过对方的撞击。

  眼看就要驶出高架桥,前面不到100米就是一个十字路口。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酒家林立地带的匝道边突然有个醉汉朝道路中间而来,泽村下意识的闪避。结果高速之下,车子前方蹭到了路边的砌石。

  他踩下刹车,但是又不敢踩实,否则因为惯性很有可能翻车。

  但是情况没有好到哪去,车子侧向滑行,朝着高架桥墩而去。

  快速打方向让车头避开了正面撞击,车子继续侧向滑行,速度迅速下降,泽村几乎侧贴在车门之上。

  最后不可避免的撞在了行道树上。

  气囊弹出,玻璃碎裂,金属折损,橡胶焦糊。

  所有的噪音结束之后,他视线模糊的看到有人站在车头前,手中一个黑色物体对着他。

  完了,虽然不甘心。

  

  “喂,别拿那个对着他,已经够了,即使没有死掉也会重伤。”那种大型投资银行绝不允许项目拖延,换人的目的达到了。

  “但是已经看到我们了啊。”

  “你以为戴墨镜是为了什么,还有那边有摄像头啊笨蛋!算他好运,快点走啊。”

  “真是,已经十几年没有遇到这样硬骨头的家伙了,本来想好好‘招待’他一下的。”

  “别啰嗦了,想被会长处罚吗?”

  摇摇头,似乎对于没机会赶尽杀绝而遗憾。

  

  最后,深夜的街头只剩破损的车辆和车中即将陷入昏迷的人。

  远处似乎传来鸣笛之声,希望闪烁的红蓝双色灯光的车辆快点到来………………………………

  ………………………………

评论 ( 10 )
热度 ( 9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