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三十七】

【上一章】

大黑QAQ~~~
 ————————————————————————
   37.

  研磨醒来之后视线久久不能聚焦,四周的声音也带着回音。摇摇晃晃的抬起头,刺目的光线使他眯起了眼。

  过了一会儿再睁开,发现身处一间和室之内,意外的很舒适,除了头晕目眩之外没有更多的不适。

  尝试着爬起来,才发现手脚没有被捆绑。

  纸门的的另一边,隐隐传来说话声,他小心的靠近,侧耳倾听。

  “关于你的父母,真是遗憾。原本可以得到丰厚的回报,你也可以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却因为,哈,可笑的‘职业道德’丢掉了性命。嘛~一开始,还是很上道的啊,你的父亲,没想到那么冥顽不灵。”

  “啊,对您来说确实是冥顽不灵,有时候我也有点受不了啊。”语气带着调侃,顿了一下说:“但是,‘职业道德’这件事却并不可笑,即使是极道也有极道的‘职业道德’,您这样的无耻之徒,永远都不会明白。”

  “喂! 黑尾!”有人低声警告,紧接着是“砰”的一声,然后是“咚”的倒地声。

  “咳,咳,哈哈。”略带痛苦的嘲讽笑:“你们啊,是前女友殴打负心汉么,太弱了。”

  接着又是乒乒乓乓的声音,然后好像是有人下令住手。

  “铁朗的确不喜欢女孩子啊,这些年从来没有谁能收服你呢,看来必须是猫一样的少年才行,啊,不,现在已经长大了啊,我刚才在隔壁见到了,虽然已经29岁,但是娃娃脸很可爱啊。”

  “你!!!”明显愤怒的声音。

  “所以说,呈口舌之快有什么好处。”声音阴冷:“研磨君,你说是吧。”

  研磨心口粟然。

  “请进来吧,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一定很想念吧。”

  研磨听了,深吸一口气,双手将门朝两侧推开。

  更加明亮的光线下,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倒在地上,狼狈挂彩的阿黑。

  四目相交,相对无言。

  黑尾扯起被揍得淤血的嘴角:“研磨,病好了吗?”

  这样柔软的声音,即使十几年前,研磨也没有听到过。

  现在是什么情况?这里是哪里?这些人是谁?研磨原本在揣测的问题,因为这句话嘎然而止。

  他抿着嘴看着倒在地上的阿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让他日思夜想,无数的话语要倾诉或者倾听的人,十几年来的第一句对话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呀呀呀,这么温柔的声音,铁朗真是很喜欢研磨啊。”

  黑尾听了,低下头沉默几秒后,用手肘撑着地面转过身。

  脸上嘴角和颧骨都被打出大片淤血,但是面上依然是漫不经心的表情:“说什么喜欢,呵,不是喜欢啊。”

  研磨听了,不由攥紧拳头。

  “不是喜欢,是爱。”黑尾依旧笑着说——虽然开裂的嘴角鲜血直流,但颇为鄙视的环顾四周。

  在场的人无动于衷,黑尾歪歪头,也不看研磨,轻哼了一声,完全不把众人当回事。

  终于惹恼了某个高大且面容暴躁的人,举起拳头朝黑尾而来。

  结果被黑尾一推踹翻,然后在众人围攻上来之前占了几拳的便宜。

  众人围攻而上,却不想旁边一直呆立的瘦弱青年冲了过来,直接拥抱住黑尾。

  谁也没想到苍白且略显病容的青年会这样做。就连黑尾也没想到研磨会这样不声不响的冲上来。

  如果不是刚才这些家伙两人架住他,原本不会被打得这样严重。但是这都是卑鄙的家伙,根本不觉得群殴有什么不妥。

  但是研磨不行。

  为了护住研磨不被这些家伙的拳脚招呼到,黑尾相当狼狈。

  “不要这么没头没脑的冲过来啊!”他说。

  研磨没有抬头,只是扒住黑尾的肩膀。

  义丸看不得这样的场面,他这个人特别讨厌这种生死相与的事。

  “早知道今天这个样子,何必十几年都来往呢,虽然现在心意相通,但是也没有几个小时可以享受了。”说罢使眼色让人将黑尾和研磨拉开。

  研磨再怎么瘦弱到底也还是个青年人,两个黑衣人很费了一番周折才将他拉开,最后为了让他老实下来,朝肚子上来了一拳。

  研磨捂着腹部蜷缩在一边,黑尾的目光里终于退去了散漫。

  “在这之前,还要麻烦你把之前都做了哪些事情一一说清楚。你这个孩子,实在太不听话了。”

  黑尾说:“啊,我以为你全都知道了。”

  “不不不,不是全部。虽然很伤心,但是承认错误之后我才好决定如何惩罚不听话的孩子。”

  黑尾内心的挣扎无人能体会。

  到底是把研磨牵扯进来了,这些家伙都是残暴之人,也许最先被还得不成人形的不是他自己,而是……

  此时寄希望于何人?无所依靠。

  虽然岩泉那边已经用暗语联系过,但是,这种情况,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这个料理亭,是义丸秘密解决会内“特殊”事务的地方,岩泉他们即使知道这个所在,但如果没有足够的准备很难冲破料理亭侍者们的阻拦,更不用说在结构复杂的料理亭内部找到他们所在的位置——到时义丸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从秘密通道离开,留给岩泉他们的,大概会是自己和研磨的尸体。

  除掉今松和自己,义丸他们就能毁掉所有关于金融诈骗的证据,相应的,数起死亡事件也失去了证人,继续逍遥下去……

  但是,即使有一线希望他都要争取。

  不想拉着研磨一起去死,希望研磨可以振作起来,好好生活下去。已经失去的人生和梦想只剩这最后一点奢望。

  “全部吗?”黑尾再次扯开嘴角:“反正有的是时间,不如先请会长说说,我家老爸老妈的事情吧,到底是怎样——”

  “怎样要了他们的命么?你这孩子还是真是死心眼啊,何必知道的那么仔细。”

  旁边的几个人笑道:“一会儿自己去问不就好了。”

  义丸抬手制止了他们:“虽然已经过去好多年,但是现在想起来,的确很遗憾啊,其实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所以记不太清,既然你要问,也可以想起一些。我这个年纪啊,还不算太老,但是要开始防止记忆退化了啊。”

  之后,用冷酷缺乏感情的话语讲述起那些过往,那些黑尾一直想知道的,关于父亲的那些决定、如何顶住压力坚决拒绝给义丸名下的名义上的“实业企业”融资的细节,以及义丸如何动起要除掉他父亲的念头,直到,那个血夜。

  最后,义丸说:“其实这些事都是专门人士去做的,你应该明白的。所以才会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因为没想到还会有小鬼躲过去,说实话我也懒得去关注侥幸逃生的小鬼过得怎样。这样的事太多了,连名字,最近这些年也淡忘了呢。”说道这里贪婪一口气。

  “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遗憾。你当年可是考上了不错的大学呢,不论是和父母一起离去还是现在个样子,都让人觉得造化弄人。”义丸摊开手,貌似真的为黑尾感到遗憾,但是接着又说道:

  “据说,那天晚上研磨君也住在你家呢。你看,世上的事情都是轮回,当年本该一起离去的人,拖了十二年,还是一样的结果啊。”

  然后用阴冷的目光看向倒在一边的研磨。

  

评论 ( 18 )
热度 ( 11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