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三十八】

【上一章】

昨天写得太少,今天写得更少,于是把今天的几百字贴到昨天这一章里了。大黑QAQ~~~

——————————————————


  38.

  岩泉和同事们走进料理亭后被层层阻拦。之前已经根据这种情况做好应对,每遇到一拨阻拦的人,便会有两人留在原地,与料理亭的人周旋,剩下的人继续前进,完全不顾对方的阻拦,浩浩荡荡碾压而过。

  调查署能调动的资源真是很惊人。此刻料理亭外的停车场已经被红蓝双色的灯光照得彷如白昼。

  

  包厢内,有人面色焦急的伏在义丸的耳边说了句什么。

  义丸听了,面色微变。扭头看向一旁的研磨——已经被折断两根手指。

  “我轻视你了,研磨君。”

  研磨听了,抬起满是冷汗额头带血的脸笑笑,此时他痛的说不出话,但是内心却十分雀跃。

  义丸被激怒了,试了个眼色,黑衣人朝研磨走过去。

  黑尾十分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调查署的人之前接触过研磨,大概……跟踪器。

  黑衣人刚要伸手抓住研磨的头发,却发现自己正在腾空而起,等到落地时才知道自己被黑尾摔了出去。

  可以开始了,最后的一线希望已经到来。

  “喂,不用管那个废柴。”有人说道:“先把黑尾干掉!”

  哈!这种时候倒是很会抓重点嘛!

  群起而上的人,让狭小的包厢内变得一片混乱。

  有人踩到了研磨,结果被研磨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直接揍到了脸上——虽然攻击力有限,但是也够对方痛上一会儿的了。

  然后迅速躲到墙角,给阿黑留下回旋的空间。

  研磨知道岩泉他们一直有人跟踪他,此时居然成为了救星,不管怎样,只要阿黑可以活下来。所以岩泉君你为什么还没找到这里。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迅速观察着室内的情况。

  义丸缓慢的握住手掌,站起身来。貌似是要提前离开,但是提起手杖的动作却异常的缓慢。

  电光火石,一切只发生在瞬间。

  黑尾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仰面倒在地上,研磨的布丁头靠在他下巴上,抬起手来——这是什么?温热的,色彩刺目的……

  “研磨!!!”

  

  “啧”义丸摇头,本以为可以解决掉黑尾,但是——

  “会长,来不及了。”

  义丸一边回身离开,一边再次举起手杖,刚刚瞄准,和室的正门被踹开。

  岩泉和其他同僚分别负责不同的通道,结果找到这里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破门之后看到的是义丸提着手杖对着倒地的黑尾和孤爪。直觉的反应是一下踹开两人,结果他自己的腿上突然钝痛,支撑不住而倒地。

  手杖里只有三枚子弹,义丸再次瞄准,不除掉黑尾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他知道的太多了。

  结果,第三枚子弹却哑火了,他气急败坏的转身离去。

  

  一分多钟后其他探员赶来。

  岩泉倒在地上,觉得自己这个伤受得很值,保住了黑尾这个重要的卧底人证。

  而黑尾完全没有逃出升天的庆幸,而是惊恐的看着研磨身上的卫衣迅速由深灰浸染成深褐,直到有人要将研磨抬走急救他在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抱紧不让别人碰。

  “喂!黑尾你醒醒!”岩泉坐在一旁忍痛说道。

  黑尾抬眼看看四周,然后小心的把研磨交给急救人员:“请一定要让他活下来,拜托了!”

  然后站起来,朝岩泉说道:“给我。”

  “哈?”岩泉此时已经痛得冷汗直流,思维迟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黑尾要什么,然后皱着眉说:“你的任务还没完啊,想去赴死至少要把重要的事情做完!”

  黑尾直接将岩泉手里的家伙夺了过来。

  岩泉接住皱紧眉头,一副觉得很麻烦的表情:“活着回来。”

  

  黑尾隐约知道这间料理亭的秘密,沿着义丸逃走的方向追下去,追到了地下厨房通往酒窖的通道内。

  继续小心的前行,终于在酒窖里再次和义丸面对面。

  “会长,事情还没结束啊。”

  比起刚才在包厢里的打斗,此时双方都亮出了足以致命的家伙。

  随着后续探员的到来,一场混战于焉展开,而黑尾只锁定了义丸一个人——这个让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人生,连研磨都……

  虽然一直的愿望是将他绳之以法,但是手上还沾着研磨的血,愤怒此时已经压倒理智。



  好似大型猛兽,没人能阻挡他的脚步,耳边炸裂的火花,被打碎的酒瓶,从旁跃出的打手,一一被放倒。

  义丸看着这个他一度蔑视的毛头小子,成了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的强大力量。

  黑尾终于来到义丸正二的面前——为此左臂受伤,即使穿着黑衣,也可一看出伤得很重。

  他看着面前这个面色灰败,病入膏肓的人,尚未完全步入老年,但是已经行将就木。

  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些年来义丸做过的坏事,伤害过的人太多太多了。

  多少家庭因为他破碎,多少人失去生命,多少人因为他失去生活的勇气,多少孩子,像当年的黑尾铁朗一样,失去了原本光明的人生。

  十几?几十?成百?上千?

  但是今天,只有黑尾铁朗站在了他面前。

  因为愤怒、目标明确而显得生机勃勃的眼神和因为阴险狡诈而显得诡谲恶毒的眼神,最终获胜的当然是前者。

  黑尾很想在这里就了断义丸这个恶棍,为了自己的父母,为了被无辜伤害的研磨,为了自己。

  但是,此刻心中回想起的是卧底生涯中所见到的那些人间惨剧,那些哀求、那些眼泪、那些绝望、那些,鲜血。

  而此时,义丸还是有尊严的,心理防线尚未被击溃,即使生命终结也依旧高傲着,自负着,认为自己只是败给了黑尾铁朗一个人而已。

  必须让这个魔鬼体会到当年自己的痛苦,体会到一无所有,仓皇无助,众叛亲离。如果让义丸在这里无声无息的死去,实在太便宜他了。这样的恶人应该在谢罪之后,在一片唾骂声中失去一切,最后才是用生命来偿还他所犯下的罪行。

  黑尾极力压制住愤怒:“义丸会长,请放弃无谓的挣扎,已经结束了。”

  义丸看着黑尾,再也不掩饰自己的狼狈和恶毒。

  “黑尾!”说完提起手中的拐杖。

  黑尾早就做好准备朝一旁闪开。但是,他没想到,义丸的致命一击并不是朝他来的。

  想自我了断?!

  黑尾赶紧拽住拐杖的一端,狠狠击打义丸的腋下,迫使他松手。

  结果确实成功了,拐杖被他夺到手中,但是……

  义丸实在太狡猾,拐杖的杖首依然握在他手中,而杖身中抽出不足三十厘米闪着寒光的物件。

  这次,黑尾中招了。

  一下,两下,三下,黑尾捂着左肋退开。

  义丸面颊抽搐着说:“所谓职业道德,就是用来让你们这些蠢货送命的!”他再次举起利刃,但还没有落下,就听到炸裂的声音,然后右手剧痛,拐杖掉落在地面。

  黑尾再也坚持不住,也放下手中的家伙。这最后一击,耗尽了集中力,眼前开始发黑。

  今天一路战斗过来,挨过了殴打,一人撂倒了6个人,重伤2人,最后卸下了义丸的武器,他已经尽力了。

  佐村在义丸举起拐杖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但一切发生的太快。等他感到近前,只来得及擒住义丸,而黑尾已经开始意识恍惚。

  “喂!振作点!”

  “研磨,研磨怎么样了……”

  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黑暗袭来。

评论 ( 11 )
热度 ( 12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