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三十九】

【上一章】

岩酱和大地被安排在了一个病房╮(╯▽╰)╭,另两只应该还在ICU……
————————————————————————

  39.

  清晨,朝阳升起时,木叶秋纪交接完工作,准备下班。

  原本可以直接离开,但想了想,还是转了个弯乘电梯前往急诊住院部。

  与泽村并不很熟,但是菅原倒是时常被木兔与赤苇那两个家伙提起。

  来到病房门口,有穿制服的人员看守——重要证人,决不能出之前那样的闪失了。

  木叶被拦在门外,还好菅原正好出来,两人站在走廊里寒暄:

  “泽村的情况怎么样?”

  “肋骨和左臂、小腿骨折,万幸只是轻微脑震荡。还有一些外伤。”

  木叶听了笑着点头:“真是很幸运啊。”

  “但是,一直没有醒过来,还是很让人担心啊。”菅原说。

  因为是比较严重的病例,所以可以有家属彻夜陪护,他和两个孩子在医院已经耗了一整夜。

  现下两个孩子还在睡,而他则坐在病榻边,就这样看着大地的睡颜,整整一夜。

  木叶离开后,他回到病房里,两个孩子盖着他的大衣靠在一起睡得正香,大地也依然在深眠之中。

  只有他一个人毫无睡意。

  昨夜对于他来说,无论是心理还是感情,都经历了很重要的转折。

  之前隐隐约约,不明确的想法已经成型,险些生离死别之后,更是顿悟了许多东西。

  但是,大地是怎么想的?最这样的感情会不会排斥,是否会觉得过于惊世骇俗?

  难免会想到这些,但是,比起自己内心的纠结,眼下更重要的是病榻上的人能快点好起来。

  菅原深吸了一口气,男人嘛,就要拿得起放得下。

  想到这里,他起身准备去外面给公司打个电话——这几个月大地离不开人陪护,所以他要提前安排好工作,至少保证错开出差的日期,这样才能保证有充裕的时间。

  

  由于是急诊科的普通病房,所以房间里其实还有另一张病床,不过隔离帘拉着,昨晚也没有灯光亮起,貌似是个空位。

  可是就在菅原经过那里的时候,帘子突然被唰的拉开走出来一个人。菅原被吓了一跳。

  !

  !

  两人都愣了一下。

  “及川徹……?”

  并不是菅原的记忆力非凡,还记得高中时候的人、事,而是除非从来不看电视,否则不会不知道及川徹。加上高中时候的渊源还有最近缘下的原因,所以一下子认出了对方。

  而及川显然毫无所觉,看到对面的人认出了他,微微点头致意,礼貌的微笑一下。

  菅原的视线越过及川,看到帘内的人——岩泉一。和大地一样,缠着绷带,睡得不省人事。

  “岩泉君?”菅原脱口而出,昨天太过焦急,根本不知道医院里还有另一拨急救车到达,更不知道昨晚事情的全貌。

  及川也扭头看看:“您,认识岩认识岩泉?”

  菅原脸上浮现出开朗的笑容:“及川君不记得了啊,也难怪,已经过去太久了。”

  于是叙旧寒暄一番——及川依旧在内心吐槽:乌鸦总是在这种时候出现。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及川君和岩泉君的关系还是这样好。”菅原笑着说:“那么,不打扰了。”然后扭头走出病房。

  及川听了菅原的话微微有点恍惚,回头看看睡得正香的岩酱。是啊,已近过去这么多年了呢,未来一定还会更久。

  然后,这个家伙恢复了本性,窜到隔壁病床边,看着病历夹上的名字“泽村大地”,这个名字不会忘——让他提早结束高中排球生涯的乌野主将,顺带回想起了菅原、小不点、还有至今为止依然不时给他添麻烦的小飞雄、看似温和文艺实际腹黑下品的缘下。

  真是,让人不快的一群乌鸦。

  抬头看向病人,结果意外的看到两个小豆丁正瞪着眼睛看他。

  于是面上挂起招牌笑容:“呦,小不点们,早晨好。”

  佳太和诚:0-0

  及川端详两个小孩,其中一个从长相上推断与菅原有血缘,另一个?

  诚盯了一会儿陌生人,扭头去看自己的爸爸,一看,还没醒,顿时开始紧张,从椅子上下来,扒到病榻边上看着,满脸严肃。

  佳太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走,跟着凑过去和诚站在一起。

  及川:=_=|||  小乌鸦也一样,一点都不可爱。

  

  还好尴尬没有延续太久。

  岩泉在生物钟的作用下醒来,此时手术麻醉药效已过,腿上的伤口阵阵钝痛。很快他的额头就浮出了微汗。

  及川丢开小孩,注意力全部回归到岩酱身边。

  “很痛吗?”抓住岩酱的手搓搓。

  “……”岩泉不说话。

  此时及川很无奈,因为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静待查房的医生到来。

  岩泉睁开眼看了看他,然后说:“你在这里待了一整晚?”

  “嗯。”

  “今天没有工作吗?”

  “……有。”

  “那还不赶紧去给黑川打电话,她不知道你现在在医院吧。”

  “不用了,我会一直陪着岩酱的。”

  岩泉皱眉:“我现在没力气揍你。”

  “但是,这么严重的伤,我怎么可能丢下岩酱——”

  “不是说要赚钱养家么,并且比那时候……好太多了。”

  及川听了依旧不太情愿,然后轻吻了岩酱的额头:“我下午就会过来的。”

  虚掩的隔离帘外,这一幕正好被菅原看到。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