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四十】

【上一章】

这两天写得少,剧情有点拖沓,敬请原谅。
——————————————————————
  40.

  泽村大地张开眼,入目是白得刺目的天花板,然后是菅的面庞和关切的眼神。

  菅原一发现病人有要清醒的迹象便凑上前来,等到大地彻底睁开眼睛他才放心的笑了。

  “大地?”轻声问。

  泽村听了轻轻扎眼,示意自己听到了。

  菅原这才略微放心,然后按了呼叫铃。医生嘱咐过,只要大地醒来就要过来进行检查。

  泽村现在说不了话也动不了,多处石膏加上肋骨骨折,呼吸稍微重一些都会疼痛。

  他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菅。

  菅原说:“诚没事,我们都很好。但是因为担心爸爸,所以诚昨晚没睡好,今天没有去幼儿园,现在和佳太一起在赤苇家。大地已经睡了20多个小时了。”还没说完医生就来了,菅原让出位置看着医生和护士给大地做检查。

  之后医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并且安排明天做更加仔细的检查。

  等医生走了之后,护士轻声对菅原说:“菅原先生,今天的探视时间结束了,还有,及川先生。”

  菅原点头说:“好的,谢谢。”然后对大地说:“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

  然后握握大地的右手,起身离开。

  隔壁的情况就比较无语。

  及川晚上八点才到,现在不到九点就被通知明天再来,实在恼怒。

  “呐,我再待一会儿~就一会儿,拜托!”他双手合十,朝护士露出恳求的的笑容。

  没有防备的姑娘顿时被笑容闪得言语不能。

  岩泉伸出手,敲了及川的头一下:“明天再来,不要这样失礼。”无奈这下敲头力道欠佳。

  及川摸头:“岩酱果然伤的很重啊。”

  “等伤好了会一次都打回来的,放心,所以赶紧回家。”

  及川本来还想做点什么,但是护士还在场,只好放弃:“明天一定能更早来的。”离开。

  

  在电梯前遇到了菅原,两人客气的点了一下头。

  电梯迟迟不来,两人就这样沉默的站着。

  “及川君和岩泉君很相爱吧。”

  及川眯着眼侧过身看着菅原。

  “啊!……对不起,对不起。”菅原赶紧道歉,他在不知不觉中把心里话说了出来,真是有点过分。

  及川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您有什么话请直说。”

  菅原尴尬的很,作为一个成年人来说,自己刚才的话有点太失礼了,包括今天早晨那一瞥也是。正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言,他今天犯了两个错误啊。

  但是……

  没办法阻止心中的困惑。

  早晨去拜托赤苇照顾诚和佳太的时候,看到开门的是木兔,晚上回来又看到及川对岩泉无微不至的照顾。

  他们都为了和喜欢的人相守而作出了非常艰难的决定,应该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想到这里,菅原说:“对不起,说了失礼的话。”然后叹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想请问,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决定。我是说,很困难吧。”

  及川眨眨眼,看着面容憔悴的菅原,又扭头看看身后通往病房的走廊,心中了然。

  居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同类,真是……回想当年,这两个人倒是有那么几分意思。

  及川徹这个人最讨厌的地方就是善于观察和剖析,因此常常窥探到别人不愿示人的内心或者不愿面对的现实。

  那么现在要怎么回答。

  “因为绝对不要把他让给别人,一想到如果不行动,对方就会和别人结婚,然后过上完全没有自己参与也能很幸福的人生,就会觉得这样的事绝对不允许它发生,他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所以就是现在这样喽。”摊开双手,耸肩,一副稀松平常、理所当然、轻浮无比的样子。

  电梯来了,及川率先走进,等到电梯门合上之后,他说:“菅原,爱情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明白的吧,只有自私的人才能获得幸福。”

  及川先生是自私自利的大魔王,他对着电梯犹如镜面的墙壁露出一个颇为阴险的笑。

  菅原看着及川,然后微微低头:“多谢指教。”即使结果一次婚,那也只是证明他对感情一途多麽的不擅长。

  是啊,只有自私的人才能获得幸福。

  有时候不要去考虑那么多吧,趁着对方最无助的此时,去攻陷他的心房吧。

  

  同一栋大楼的另一边,重症监护室内,又有一个伤员睁开了眼睛。

  黑尾看着耀眼的灯光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侧头看看左边,各种仪器的运作证明他还活着,朝右看。不远的地方,沉睡的人是谁?

  原来还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因为念念不忘朝思暮想但不能见面,以至于把这个人刻在了心底却忘记了他的外貌。

  黑尾伸出手,想触碰研磨的脸颊,但是差着半臂的距离。努力了许久还是够不到,反而扯掉了连在自己手上的某根管子,机器开始报警。

  医生和护士鱼贯而入,将他重新安放好。

  研磨还活着,就在自己的身边,很好。他再次昏睡过去,安心的卸去所有防备。


评论 ( 12 )
热度 ( 18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