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四十一】

【上一章】

研磨要当一阵子睡美人……
——————————————————————
  41.

  岩泉看着医生给自己的伤口换药。

  他拒绝使用止痛药,因为那种东西和辣椒止痛贴不一样,可能对记忆力和反应能力造成一定的损害,对于他的职业来说是不允许的。

  可能是因为过去受过更严重的伤,所以对疼痛的耐受力比一般人要强,能够神情自若的忍受这一过程。

  换药完毕虽然已经冷汗津津,但他还是向医生和护士道谢。对于这位拥有超强男子气概的岩泉先生,医生很是佩服,年轻的护士则对总是一脸严肃表情的岩泉先生心怀畏惧。

  而在周末来看望爸爸的诚拉着佳太远远的站在一边,心里衡量着到底是打针更痛一些还是这个更痛一些。

  佳太认识这个叔叔,并且印象深刻。因为这个叔叔是第一个到他家做客的人,还有叔叔是J*C,很厉害!

  “很痛么?叔叔?”

  “嗯,很痛。”

  “是打针更痛一些,还是这个更痛?”

  “比打针痛一百倍。”

  两个小孩脑中想象着,比打针还要痛一百倍是什么感觉。

  佳太想,大概跟上次从树上摔下来时一样痛吧。

  诚想:应该像上次在爷爷奶奶家摔伤时一样痛……想到这里不免又想到自己不是爸爸的小孩,然后底下头,从隔离帘的缝隙里钻了出去,结果正好撞在了某人的腿上。

  “啊咧~”及川弯下腰:“小孩子乱跑可是要被惩罚的哦。”

  佳太和诚:0-0!手拉着手躲回孝支爸爸的身边。

  菅原无奈的笑看及川,大地被护士推走做检查了,两个孩子对此很紧张,感觉大地爸爸有要出什么严重的状况了,任菅原怎么解释都没用。

  幸好有岩泉君在,吸引走了他们全部的注意力。现在及川君来了,两个孩子又开始忐忑不安。

  及川倒是不以为意,只是感叹:小孩子的直觉真是灵敏啊。

  

    伤员们可以休息,但是其他人不行。黑尾昏迷的这段时间,其他人继续紧锣密鼓的工作着。

  义丸会因为会长义丸正二的被捕成了一盘散沙,正好方便搜查和问训,采用各个击破的战术,有了很大进展。

  两次差点丢掉性命的今松合作的很,在见过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之后,很痛快的交代了所有他知道的事情,是给义丸正二定罪很重要的辅证。

  但是最关键的证人还是黑尾,眼下只能等他醒过来再说了。

  由于伤得很重,脾脏破裂,导致受伤后一周才脱离危险期。虽然其间醒过来一次,但是很快又陷入昏迷。幸好已经度过最危险的感染期,现在开始退烧,彻底苏醒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但是,研磨的情况却危险得多。

  因为子弹打穿了右侧胸腔,损伤相当严重。一开始所有人都认为没有希望了,但是病人本身似乎有着相当执拗的求生意志,所以艰难的支撑了过来。但是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的状况。医生不敢保证他会醒来,只能尽全力医治。

  在这个周末的午后,黑尾铁朗终于彻底清醒。

  

  医生和护士进到监护室里之后,惊讶的发现这位病人居然自己离开了病床,此刻正蹲在监护室另一张病床前,轻握着另一位病人缠着绷带的手。

  “请您回到病床上去,这样做很危险。”护士劝阻道。

  黑尾低着头,没有说话。

  其实他心里知道,研磨的情况很不好,因为清楚的记得那时的感受,那个瞬间。

  他不知道研磨怎么做到的,那么迅速的扑救。

  一蓬血雾之后,似乎有很多温热的水滴落在了他的脸上,浓重的铁锈味,研磨衣服上迅速晕开的深色,还有昏迷前的对视。

  研磨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却记不清了,大概因为当时太过震惊吧。一直极力避免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研磨还能醒过来么?一直以来他坚持的事情到底是对是错?

  若果当初没有走上这条道路,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没有答案,因为这和长久以来大那些噩梦不同,是真实存在的现实,没有如果。

  是无可挽回的情况。

  想到这里,他抬起头看着仪器上象征心跳的波动,以及扣在研磨口鼻部的氧气罩。

  “拜托你,研磨,在坚持一下,虽然很辛苦,但是,请一定要回到我身边。”

评论 ( 7 )
热度 ( 17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