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静静

书画人生。

12年——致命毒素【十三】

上一章

特别短的一章,今天中午没有写文,为了保持日更,只好短小精悍。

主要是木兔前辈的内心独白~兔赤明天相见。
——————————————————
  13.

  最初的那几年很顺利。

  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似乎一切都步入了正轨。

  能够成为职业选手的人,少之又少。并不会因为你是天才或者特别勤奋,就会理所当然的走上这条道路。

  这当中有太多的机缘巧合、取舍抉择,最微小的念头都有可能让人生走上截然不同的岔路。

  木兔光太郎就是这些机缘巧合下完美的产物。

  他的职业生涯是在遥远的南欧开始的。

  在意大利的职业联赛打了两年球,然后去了巴西,又打了一年之后,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到来了。

  有人说他的扣球让对手惧怕,因为那种仿佛要击碎什么似的力道和瞬间爆发的气势。

  发挥稳定,心理素质极佳,攻击力强大。再过两年,很难有人再能将他的球拦住。

  即使是最初将他发掘出来的职业球员猎头也没想到短短的三年间,这个大男孩居然能成长为在球场上所向披靡的明星球员。

  原本,他作为一个攻手,有着明显的缺陷——情绪化。

  但是,这个缺点,似乎一夜之间从木兔光太郎的性格里抹去了。

  人们所知道的木兔,是个不太爱说话,但是观察力敏锐,得失心极强的家伙。对于队友来说,是个非常可靠的伙伴甚至领导者,对于对手来说,是十分让人头痛,甚至惧怕的敌人。

  他的生活里似乎只有排球。

  在意大利时,即使到了浪漫之都也没见他对哪个姑娘心动。

  到了热情奔放的南美,有名模佳丽主动示好也被他生硬拒绝。

  坚不可摧,缺乏感情的“排球怪物”——有人这么形容他。

  得知这个绰号后,木兔光太郎觉得很适合,因为他的生命中只剩下排球了。

  

  打了五年球之后,由于太过投入,右臂肘关节好像出了点问题。但是没关系,只要能赢,受伤也无所谓。

  但是问题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被教练、队医要求强制下场的时候,他也没有打算因此而停止征战。

  这样你的职业生涯会因伤提早结束——即使被这样警告,也不打算停止比赛接受治疗。

  因为除了赢得比赛,人生中还有什么是值得珍惜的呢?还有什么……

  

  最终让他改变想法的,也是机缘巧合。

  某次比赛之后,例行的录像分析。

  原本专注于比赛的他,在镜头无意间掠过观众看台时,意外捕捉到了在心底描画过无数遍的那个身影。

   会后,他把录像借来,只为了那不到两秒的一闪而过。

  他将画面定格,看着原本该一直与他相守的人,那专注的眼神。

  原来,他一直在啊,一直在注视着。

  次日,木兔光太郎决定为肘部的伤患接受全面治疗。

  没人知道这个怪物为什么改变了想法。



  修养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人力邀他回国打职业联赛。考虑长远的职业规划,他同意了。

  没关系,不管在世界的任何角落,只要他还站在球场上,那双眼,就会一直注视着他,一直。

  之后,遇到了中学时代的后辈,那个注定成为王者的单细胞生物,还有比他更适合“怪物”这个称号的牛若。

  人还是那些人,但是时过境迁,球场上的厮杀对于他们来说有了更多的意义。

  

  “我会完成自己的梦想,之后会找到和我彼此相爱的人结婚,幸福的过完一生。”

  到三十岁就好,完成我们共同的,第一个梦想。然后……

  然后,换成我来照顾你。

  换成我来注视你——
  
  站在街角,拿着电话,注视着远处的游乐场。

  
  
  佳太和诚拿着鲷鱼烧坐在滑梯下,严肃认真的讨论着什么。

  赤苇提着购物袋,坐在不远处看着。

  游乐场上的孩子们奔跑而过,一路上播洒欢声笑语。

  他抬头看看冬日里珍贵的温暖夕阳,面颊挂上一个淡淡的微笑。

  手机铃声响起,他漫不经心的接起,对方却是一片沉默。

  看看屏幕,显示的是陌生号码,再次贴近耳边已经是挂断后的忙音。

  收起手机,他朝滑梯走去:“佳太,该回家了。”

  拉着孩子的手,朝着夕阳落下的方向走去。

  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街角边注视着他的人。

……………………………………………………
   

  晚饭之后,佳太和爸爸通了电话,心满意足的去睡觉。

  而京治叔叔还要工作到很晚,因为明天就是大丘高梨家的婚礼,虽然万事俱备,但作为策划人,他的工作直到婚礼之后场地清理完毕才会结束。

  可以预见的,明天将是非常忙碌和充满挑战的一天。

  青梅竹马的婚礼、即将见到十年未见的亲人。

  他不知道的是,还有更大的挑战等着他。

  十年一轮回,机缘除了等待,还要自己去创造。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空余静静 | Powered by LOFTER